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梦·母亲的周年祭日  

2017-12-07 12:57: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母亲的周年祭日 - 赵  括 - 赵括原创中心

 

昨夜梦里和一个朋友在似乎是我家的一片大宅子里走动,来到一个房间门口,朋友说这个房间的味道不好,我也恍若闻到一股潮湿发霉的味道。我打开房门一看,迎面墙上挂着长长短短的几件衣服,有棉布的针织的,都是白色的,但都是湿透的,感觉空中还飘着些许风雨。抬头一看,房顶空了一大块,有湿漉漉的树枝掩映,但能看到天空,朦胧的蓝天白云,却丝丝飘着细雨。我猛然想起这是母亲的房间,墙上挂着的是母亲的衣服,我记得是我不久前刚刚帮她洗过的。我得把这些衣服拿走重洗,我得赶紧把这房顶修好……然后我就从梦中醒来了,看了一下手机是零点51分,距我睡下不到1个半小时。

前几天我就梦见过差不多类似场景,梦见帮母亲洗衣服,但醒来后很模糊。这次很清晰,可以确定的是,那些衣服,我从未见母亲拥有过,那个房间也不曾见过。就在昨天,按公历计算,母亲离开我整满一年了,莫非她的在天之灵在提醒我,帮她添几件新衣,帮她修葺一下现在的住所么?

按照中华民族慎终追远的传统,此刻我应该呆在老家为母亲守孝,抑或是为母亲隆重操办一下周年祭奠。但从小,母亲便言传身教,对老人要在他们活着的时候孝敬,要厚养,厚葬没什么意义。母亲尤其鄙视那些生前不孝,死了乱叫的人,每提起总是嗤之以鼻。

除了外祖父去世的早,对于外祖母、祖父、祖母,母亲是怎么孝敬他们的,我是历历在目。尤其是祖父,以76岁高龄中风卧床一年有余,母亲拖着病弱之躯为他洗衣做饭,喂水喂药,端屎倒尿。而且不管如何劳累,面色言辞总是那么恭敬和气。做人儿媳能做到这样子,让我这做人儿子的都自叹弗如。这不仅仅是靠天性淳厚善良能做到的,还得有良好的家教,受过深明大义的教诲。

母亲是吉林珲春人氏,生于乱世,出身农家。儿时读过两年村办私塾,算是国学开蒙。外祖父是一个被庙堂文化及江湖文化熏染的不知所从的汉子,不事生产,安贫乐道,讲义气,爱交游。外祖母则是一个善良到极致,颇具佛性的女人,任何杀生害命的事都见不得。据母亲讲,当年她怀我的时候,身体非常不好,心情也抑郁,想打胎,外祖母哭天喊地说不能打,这是杀生害命,伤天害理!你要是把这孩子打掉了,我也不活了……这才把我保住。我想,国学开蒙,父母言传身教,塑造了母亲的性格和品行,善良、正直、刚强、勤劳,讲求孝悌、诚信、大义、操守。她秉持着这些宝贵的品格,历经生活的艰辛、困苦、磨难,终其一生,未有稍许改变。

母亲是对我为人处世影响最深的人,如果说我的品格有那么一些可取之处,绝大部分都源自于母亲。从小,父亲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起早贪黑忙于一家人的生计,教育子女的责任便落在了母亲的头上,她既是慈母,也是严父;该呵护时尽心尽力,该惩罚时也决不手软。她讲求公道,不会护短;她怜贫惜弱,但讲求是非;她乐于助人,从不求回报;她从不骂人,但会讲理;她可以仗义执言,但决不会诉诸武力。后面这两点我可不行,谁把我惹急了,我是骂也骂得,打也打得。与母亲相比,我这只能算是混蛋。

诚然,母亲也不是圣人,她的性格也有缺陷,我人到中年之后,经过反复思考认识,发现主要有两点:一是缺乏积极进取的精神,安贫乐道,只想一家人平平安安努力过好小日子就好。二是不敢质疑威权,朝廷的顺民思想根深蒂固。受她的影响,我父亲和我大概都错过了一些大展身手的机会,但也未必不好,不然以我胆大妄为,大而化之的性格,可能大成,也可能大败,结果恐怕只能靠上帝掷骰子。

母亲是对我心情影响至深的人,从她进入暮年,我的心情就始终处于一种莫名的惶惑不安之中,似乎无心做事,做什么事情也都无法专心。稍感安慰的是,在母亲特别需要我的时候,我没有缺位。多亏上苍体恤,母亲几次病危都等到了我,让我尽了一个做儿子起码应尽的孝道。

最深的痛是无法言说的痛,不想言说的痛,顾不上言说的痛。这一年,我最怕过、最难过的是各种节日,最不想看到有人祝我节日快乐。我能快乐吗?我快乐得起来吗?但我不能和对方说,这不礼貌,只能敷衍回应了事。母亲节那天,我没看微信,没看QQ,在默默地心痛中捱过。

我早已明了这世界最终谁都留不下,我早已明了再至亲至爱的人也有缘尽的那一天,可要我彻底放下,绝无可能;即便少少放下一些,恐怕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昨夜梦中所见,似乎是母亲在提示她现在的居所需要修葺。阴阳先生、家族长辈却都说,今年闰月,坟茔不能动土。距离母亲农历的周年祭日还有一段时间,我要不要回去?母亲,您能在给我一个明确的提示吗?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