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赵括:逃亡时期的爱情(长篇连载七十一)  

2012-09-08 00:13:24|  分类: 逃亡时期的爱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入冬之后,农民们都开始“猫冬”了,乡村很难找到活干。我只好钻进大山深处,想找点伐木的活计。我来到陈大胡子承包的山场,正巧这老先生正在招揽伐木工。他给的条件相当苛刻:每天砍伐十棵树,把树头、枝杈截掉,拖回来做烧火柴,把树干弄到在平整的地方码成木跺。管吃管住,但每月工钱只有六十块,少干一天还要扣一天的钱。我心想,难怪你这里快下雪了还招不到人,这么重的活就给这点儿钱,扛大包的话三天就能挣出来。我提出工钱有点少,希望再给加一点。陈大胡子说:“孩子,在我这儿干你不亏。我这儿没大树,像你这样的壮劳力,紧紧手半天就能完活。我这儿还吃得好,天天有酒有肉。睡得暖和,柴火随便烧。还发劳动保护。”我又一想,这大冬天的到处天寒地冻,日子不好混,这里山高皇帝远的正好适合避风,就答应留下了。

陈大胡子说话蛮算数,当天晚上就请我吃了顿酸菜猪肉炖粉条,还请我喝了当地人土法酿制的“小烧。饭后,又给我发放了劳动保护用品,有羊皮袄、皮裤、皮手闷子、皮靰鞡和狗皮帽子,都相当破旧,看上去像是四九年前的老古董。不过,穿戴在身上非常暖和,比我原来那套棉衣棉裤强多了。

陈大胡子看上去有六十出头的年纪,个头不高,须发飘然,面色红润,精神矍铄,看着就像一个有些道行的老道士。起初我喊他陈大爷——就是大伯的意思。他说你小年轻的不能叫我大爷,差着辈分呢。我说那我叫你陈爷。他说你就叫我三爷吧,这一带百八十里的山头,都这么叫我。我听了这话不由想起《林海雪原》里面那个土匪头子座山雕。后来听当地人说起才知道,这陈大胡子年轻时还真就是一个土匪,没少干劫道、砸窑儿、绑肉票之类的买卖。当地人还传说,他承包这一大片山场的资本,就是用当年抢劫得来并埋藏起来的金条兑换的。

这山场除了陈大胡子,还有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外甥女小惠儿——其实也不小了,有四十多岁了;另一个是小惠儿的丈夫大宝子,看样子年纪比小惠儿还要大上几岁。他们要我称呼小惠儿叫二姐,大宝子自然就是二姐夫了。我觉得这样叫法辈份才叫乱,可又一想随他们的便吧,只要不耽误我赚钱,喊他们谁委员长我都没意见。

陈大胡子青少年时期在山里当土匪,后半辈子在牢里当囚犯,一辈子未结婚,没有自己的儿女,便把小惠儿两口子弄到身边来,打算让他们给他养老送终。因此,这夫妻俩在这山场能当一半的家。

 

5

第二天早上,大宝子带我去伐木点开工。我一看,确实没有参天大树,都是些次生林,柞树、桦树、榆树、杨树、水曲柳什么的,但最细的树,根部也有头号碗口那么粗。没有油锯,所有工作只能靠手锯和斧子来完成,劳动强度是相当的大。好在我干了小半年的重力气活,心里有点底气,不然还真没把握干得来这份活计。

大宝子给我简要讲解了伐木的一些要领,我俩就开干了。树不粗,用不着使用那种两人合作一推一拉的大带锯,就用单人使用的拐把子刀锯。开锯之前要先估量一下树的倾斜方向,可能顺山倒或是迎山倒,然后在其倒向的反方向开锯,这样就能避免树干锯到一定程度时沉下来夹住锯片。开锯时手一定要稳,沿水平方向前后移动。锯口要笔直,用力要均匀。

大宝子一边干一边抱怨陈大胡子小抠儿,不舍得花工钱,留不住雇工。每天光山场大院那一摊子活计就把他和小惠累得要死,如今还得陪我伐木。我觉得奇怪,大家都开始“猫冬”了,你们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活?大宝子说陈大胡子贪财,养了十多口猪、五头牛、三匹马、八只羊、几十只鸡,还有两条大狗。光喂养这些东西,两个人都忙不过来。再加上烧火、做饭、买东西、修葺房屋圈舍,简直要把人累死了。以前也雇过一些人,但都嫌活多工钱少,干不了多久就辞工了。又说陈大胡子整天啥也不干,除了跑外谈生意,就是跑到山下相好的小寡妇“小白鞋”家鬼混。还说陈大胡子花在“小白鞋”身上的钱,足够雇五六个长工的。

我刚来,对大宝子的话不便回应什么,但听他话里话外的意思似乎是说,他本不该来这儿干伐木的活计,可因为我来了,他不得不来。我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就劝他回去。大宝子说这活可不是一个人干的,必须有个照应,不然万一不小心,被树砸到了就会出人命。又说他说的那些话不是冲我说的,要我别多心。我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好抢着多干活。毕竟是我在挣这份工钱,人家大宝子干多干少都没关系。

大宝子这人嘴碎,但心眼实在,干活一点儿都不藏奸,而且下手飞快,碗口粗的树,他锯起来,十分八分就搞定了。而我是生手,起码得用上半小时。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十棵树都伐倒了,剩下的工作就是锯树头、砍枝杈、码垛、拖柴火这些没什么危险的细碎活计了。大宝子说我得回去喂牲口了,剩下的活你慢慢干吧,中午早点回场,别误了饭口。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