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赵括:逃亡时期的爱情(长篇连载七十)  

2012-09-07 00:04:33|  分类: 逃亡时期的爱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

经历过才知道,如我这般在山野乡间四处漂流讨生活的人还真不少,有来自山东、河南、四川等省份穷困地区的“盲流”——即所谓的盲目流动人口,也有本省部分贫困县份的农民。这些人绝大多数都属于既本分又愚昧的良民,但也不乏像我这样的负案在逃者。

在乡间活动有一个好处——很少碰见警察。即便偶尔碰到,只要你表现得不那么过于做贼心虚,他们准拿你当空气。随着毛老头作古,文革浩劫消弭,乡间似乎又恢复了一些古老的生存法则——“民不举,官不究”,即是其中之一。不过,要想逃得长远安逸,除了不露行迹之外,还必须恪守以下四项基本原则:“不惹事,不计较,不吹牛,不大意”。假如不小心违反了其中之一,务必迅速溜走,从以往的人际关系中消失。

中秋节那天,我们五六个短工受雇于一家种田大户收割大豆,干到晚上九点多才收工。东家——也就是雇主,给我们安排了一顿较为丰盛的酒饭。几个伙计喝多了,开始吹牛。吹牛并不是牛人的专利,没啥可牛的人也自有吹法,诸如:有个厉害亲戚,见过稀奇事物,摸过大钱,吃过大餐,逛过大城市,抽过名烟,喝过名酒,玩过风流娘们,甚至经历过大病大灾,都能成为吹牛的理由。这次有个叫老黑的家伙吹嘘自己打架如何厉害,如何一扁担把他们村的长贵打死了。第二天早上,有个伙计嘴贱,又提起了这话茬儿。老黑的脸都变白了,吭哧了好一会儿,说我那是吹牛,其实长贵是一条狗。当天,这哥们六神无主地坚持了一上午,吃过午饭就开溜了。我随后也找了个借口,溜之大吉了。

 

3

尽管活计很累,精神很紧张,但很多时候总是不经意地就想起亲人、朋友。当然,想得最多的还是吴菲,想她的一颦一笑,想我和她在一起的每个细节,想她现在怎么样了。说实话,我对于能与吴菲有什么样的未来早已不抱任何幻想,只是遏止不住地想而已,像是一种固执的习惯,更像是一种强烈的需要。

多年以后,我听到这样一首歌:“知不知道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就像喝一杯冰冷的水,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一颗一颗流成热泪……”

听着听着,我禁不住潸然泪下,就像当年在一个又一个孤寂清冷的夜晚思念吴菲时那样。我想那作词人一定经历过如我那般绵延不绝的伤痛。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