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赵括:逃亡时期的爱情(长篇连载八十三)  

2012-09-21 11:57:13|  分类: 逃亡时期的爱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

除夕之夜,我们做了一大桌子菜,十个人围坐在一起吃喝守岁。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在外过年,而且只我孤身一人。我看着大宝子一家四口、陈大胡子和小白鞋母女、刘文亮和花妹儿亲亲热热地挨坐在一起,心里不免感到说不出的悲凉。酒没喝多一会儿我就醉了,我推说出去方便一下,离开宴席,走出屋外,走出院落,跑到远远的雪地上呕吐,而后低声恸哭。

我正蹲在雪地上哭着,花妹儿跑来了,蹲到我跟前,用一只手扶住我的肩头,关切地问:“师傅,你怎么了?”我心里非常感动,可我的千般心事又能向何人诉说?我本能地摇摇头,眼泪还是止不住往外流。花妹儿又问:“师傅你没事吧?”我还是摇摇头。花妹儿说:“我瞧着师傅出来时脸色就不大对头,就跟出来了。”然后她俯下身子,像个小母亲似的把我轻轻地揽在怀里,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叹息着说:“师傅心里憋闷,哭出来就好了。”她越这样关爱,我心里越难过,眼泪流的越多。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在除了母亲之外的女人面前肆无忌惮地流泪,那一刻我简直就把花妹儿当作了母亲。

哭了一会儿,花妹儿说:“师傅,咱回去吧,外面冷,莫冻病了。”我点点头,跌跌撞撞地往回走。花妹儿搀扶着我,一直把我护送回宿舍,把我推上炕,帮我脱掉鞋子,盖好被子,又问有没有事,要不要喝水,然后才离开。

我时常会在热闹时感到悲凉,在人群中感到孤独,就是在那时落下的毛病。二00九年正月,我从外地乘车回家,夜间睡不着觉,坐在车窗前浏览夜景。当列车驶过一片不知名的山沟沟时,我看着黑魆魆的山野间那一盏盏鲜红的灯笼,内心突然涌起一股不可遏止的悲凉感,忍不住泪水盈眶——这些山谷是因为有了这些灯笼,有了灯笼的主人,才让我在茫茫黑夜里领略了如此生动鲜活的景致。可是这些人,这些鲜活生机,这些欢乐景致,又能维持多久?如果将来有一天,这里是一片黑暗,那又是怎样的况味?我不由想起庞德那首著名的短诗《地铁车站》:“这么多人,死亡毁了这么多人!”我想,庞德先生肯定和我有着同样不着调的毛病。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