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赵括:逃亡时期的爱情(长篇连载七十八)  

2012-09-16 00:12:19|  分类: 逃亡时期的爱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一般情况下,我们在伐一棵树时,开手我会让花妹儿锯上一阵子,不然她不依;而后我就安排她找个相对安全的位置呆着,帮我观察树的倒向,提醒我是顺山倒还是迎山倒。可即便这样,在我俩搭档干到第十几天时,还是差一点出了事。

那天午后两点多钟,我锯当天该伐倒的最后一棵树,是一棵长得乱七八糟的老柞树。当锯得差不多要到位时,我吆喝了花妹儿一声,要她看好树的倒向,她痛快地应了一声。我放心了,嚓嚓嚓地一阵猛锯,耳边就听得树干喀然发出了断裂声,跟着就见它向山下的方向倾斜,却未听到花妹儿的喊声。我抬眼一瞥吓得魂儿都差点儿飞了,花妹儿站在树即将倒下的地方发着愣怔,明显是走神了。我大喊着蹿过去,抱住她滚到一边。瞬间大树擦着我们身子轰然倒地,激起一阵雪浪,我的狗皮帽子都被树枝抽落在地,真是太险了!

花妹儿吓懵了,看看倒下的树,又看看倒在身边的我,似乎在努力思考这是怎么一回事情。我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察看花妹儿的眉眼,发现她的小脸堪称姣好,像是八七版电视剧《红楼梦》里面那个香菱;区别在于面庞更清瘦一点,眼睛更细小一点,眉间没有痣。

面容姣好也不能成为免责的理由。我坐起来,抹了一把脸上沾着的雪粒,责怪她:“你怎么回事儿?在这节骨眼儿上发什么愣怔呀?”

花妹儿红着脸爬起来,低眉顺眼地说:“我在想事情。”忽又睁大眼睛看着我,担心地问:“师傅,伤到你没有?”

“没有,就差一点点。”我站起来拍打身上的雪。

花妹儿像做错事的孩子急于补过一样,挥动小手飞快地帮我掸雪,又把我的狗皮帽子捡起来细细拍打了一番,然后双手递给我,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师傅,我差点害到你!”

“没事儿。”我开玩笑说,“幸亏你没小惠儿那么壮实,要不我真救不了你,弄不好还得把我自己搭上。”

花妹儿笑了:“我轻得很,只有八十几斤。”

“花妹儿,刚才你在想什么事儿呢,那么出神?”

花妹儿忸怩地笑了下,天真地说:“我在想,师傅对我这么好,将来到我家里作客,我怎么做辣子鸡呀、竹筒饭呀给你吃,就那样子,嘿——”

从肚子疼得到我的关心之后,花妹儿和我的关系比以前密切多了,脸面也收拾得干净了,一改从前蓬头垢面的样子。她的话也明显多了起来,给我讲了许多她家乡的事情:过年过节婚丧嫁娶都有什么样的风俗呀,都有什么样的特产呀,有哪些特色美食呀。我对这些风土人情的话题都感兴趣,尤其是后一项,特别吸引我的胃口。没办法,十个男人九个馋,我也未能免俗。那年月,我们这里没有川菜馆,花妹儿说的那些美食我闻所未闻,边听边忍不住咽口水,忍不住表达想一品为快的愿望。花妹儿就说以后请我到她家里去,她一样一样地做给我吃。可我万万没想到,她能在伐树的当口又琢磨起这些事情来。这让我既意外又感动。后来我们在一起伐树时,我就时常提醒她:“花妹儿,千万别想辣子鸡和竹筒饭啊!”花妹儿总是哎地一声,然后冲我皱起鼻子调皮地笑笑。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