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赵括:逃亡时期的爱情(长篇连载四十七)  

2012-08-03 10:32:56|  分类: 逃亡时期的爱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

过了几天,我去林原大学看望吴菲。此时,那篇火上浇油的社论刚刚出笼,校园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有集会的,有演说的,有张挂标语的,有张贴大字报的。到了吴菲的宿舍敲开门一看,里面聚集了一屋子男女。除了吴菲,还有几位我也认识,都是他们校园文学社的。见我来了,他们纷纷热情的打招呼让我进去。我说你们正开会吧,我进去不好吧?吴菲说你来得正好,我正想找你商量这事呢。我坐下来问什么事儿。吴菲说我们正组织联合大游行,市各高校、社会团体都有人参加,你看是不是把你们文学社的人也组织起来?

对于眼下的时局,我此前和那岛等朋友多次讨论过。尽管我对政治只是一知半解,但凭借我对中国以往历史的了解和对当今社会现实的认识,我觉得前景不容乐观。我对他们这样阐述过我的观点:这个社会就像一列正在行进的列车,惯性非常巨大。在没有到达转轨的地方,你想让它一下子停下来改变轨道,或者来个急转弯是不可能的,也是非常危险的,弄不好就会脱轨翻车。

如果我把这个观点在这里亮出来,恐怕接下来就得展开一场论战。我想了想说我们文学社这帮人马不是有工作的人,就是社会闲散人员,组织起来比较困难,游行我们就不参加了,我们准备出一期专刊表明态度,以示声援。接着我问吴菲脚伤好些没有。吴菲说还没有痊愈,不然很可能去北京了。我看他们有继续开会的意思,简单聊了几句就告辞了。临别时,吴菲说等忙完这一阵子去我家玩。

此后这一个多月,我和吴菲像两颗棋子分别投身于这个巨大的时代棋局。尽管在这场胜负未卜的大博奕中,我们注定是两只无名小卒。我们只见过两次面:第一次她情绪很激奋,我很忧虑;第二次我们都很愤懑无奈。我们忘记了谈情说爱。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