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赵括:逃亡时期的爱情(长篇连载五十五)  

2012-08-22 00:08:53|  分类: 逃亡时期的爱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到了山阳县里,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多了。在火车站前我们向农民大哥道谢道别,然后走向火车站候车室,准备在这里将就一宿。在中国,出门在外的穷人一向有“蹲票房子”的传统,能遮风避雨,还能省下一笔住店钱。当然,也得付出代价,比如睡眠质量糟,环境脏乱差,随时可能被坏蛋骚扰、偷窃、诈骗等等。我和吴菲选择蹲票房子不是为省钱,而是考虑到住旅馆就得登记,登记就等于留下了踪迹。泰戈尔先生诗云:“鸟儿从天空飞过,却留下了踪迹。”作为一双逃命鸟,我们还是尽量少留一些踪迹为好。

我们都不是第一次光顾候车室这种地方,但一走进山阳火车站候车室,还是被这里糟糕的场景震惊了。烟馊骚霉臭五味杂陈的污浊气息扑面而来,蚊蝇在空中乱飞。粗糙的混凝土地面污迹斑驳,角落里散落着烟蒂果皮纸屑痰迹。墙面满是灰垢和水渍,看上去有十年未粉刷了。几排简易木制长条椅脱漆少板,用“老掉牙”来形容再恰当不过。灯光昏暗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三米之外就难以看清对面人的容颜。几十具大大小小的身躯横七竖八地躺卧在地上,另有三五个面目不清者晃悠其间,让人乍看之下误以为到了香港鬼片里面的闹鬼屋。

“太落后了!太肮脏了!”吴菲厌恶地蹙起眉头。

“将就一下吧,再过五个小时天就亮了,我带你去吃早点。”

“嗯,我要吃炸糕,喝豆浆。”

 

5

我和吴菲走到候车室深处,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长椅几乎都是空的,只有两个打着呼噜的汉子躺在上面蒙头酣睡,一对中年夫妻带着一双儿女坐在一张长椅上吃东西,其他的人都睡在地面上。这是怎么回事?椅子都很脏么?我拿出手电照了下,发现个别椅面确实脏,有瓜子皮、饼干渣、水渍、小孩子的脚印,但大部分还算干净。我选了一排紧靠墙壁,还算干净的长椅,边安放行囊边对吴菲讲了这个问题。吴菲说这不奇怪,睡在地上肯定比睡在椅子上舒服,只要不怕脏。我说不一定,你躺一下试试看再说。吴菲指点着长椅一端说你先坐这儿。我坐下了,吴菲坐到两我二三尺的地方,然后轻巧地一侧身躺下来,把头枕到了我的大腿上。

我顿觉一股热力从胯间激荡升起,麻酥酥刺痒痒鼓胀胀,向上漫过小腹、胸腔、直达脑际,向下则浸润至每一根脚趾,向前则充满了那个崛起的异端。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变得绷紧、僵直、发抖。

吴菲显然感觉到了我的异常,脸红红的瞥了我一眼,细语喃喃地道:“这样躺着很舒服。”

我轻轻摸了摸她面颊:“你先起来一下。”

“干什么呀?”

“我去打开水。”

“我不渴。”吴菲说着,还是坐了起来。

“你枕这个。”我拿过她的旅行包平放在长椅上,接着把我的旅行包背带缠绕在她的包上。“看着这个。”

吴菲有些失望,笑得不大自然:“嗯,你快点回来哦!”

我应了声,拿起行军壶往外走。走到最前面那排长椅时,我下意识地一瞥,发现一个黑乎乎的人影鬼鬼祟祟地躲在椅背后。我停住脚,仔细一瞧,发现这家伙的手探过椅条的间隙在摸睡在椅上那男人的衣袋。几乎与此同时,这家伙也看到了我,吓得身子一抖,抽回了手,转过脸愣眉愣眼地看着我。

这是一张十六七岁少年的脸,本应该干净清爽,充满朝气间或透露丝缕的迷惘;可这孩子不是,圆乎乎的蒙古脸油腻腻脏兮兮的,脸蛋上还坟起两块横肉;本来应该很精神的一双圆溜溜的豹子眼,却透着与此年纪极不相称的浑浊;一张鲶鱼嘴抿得紧紧的,嘴角还有点歪斜;整个面目给人的感觉是: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愚恶和暴戾。

我心里感到一阵厌恶,摆出一副江湖混混派头说:“喂,兄弟,干啥呢?梦游是咋地?”

恶少年恶狠狠地翻了我一眼,“咕咚”一声就地躺下了,随即打起了呼噜。我知道这小子是故意装相,顺势一看,他身下还真铺着一块废旧纸箱板,蛮像打地铺的样子。我当即明白了长椅上为什么少有人睡,原来等你熟睡之后,椅子后面随时都可能长出一只手来,把你洗劫一空。

我推了推椅子上面那位老哥:“喂,醒醒,你钱包掉了。”

这老哥一激灵,睡眼惺忪地看了看我,随即嘟嘟囔囔地说:“我没钱包。”

“那你掉钱了吧。”

老哥苦笑了两声:“没钱,我还没开支呢。”

原来这是个赤贫的无产者,难怪睡得如此踏实。这时,我瞥见吴菲站起身向这里张望,我挥手示意无事让她坐下,转身去打开水。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