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赵括:逃亡时期的爱情(长篇连载四十二)   

2012-07-23 15:28:23|  分类: 逃亡时期的爱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

王群坐到地上双手捂住脸不住声地哭泣。我叹了口气,回身到河滩把她的衣裤鞋子拿过来,把外衣给她披上,拍了拍她的肩膀,准备说些劝慰的话。不想,王群忽地转身把我的腿抱住了,泣声说:“薛冬,我对不起你,你打我一顿儿吧!”

“我为啥要打你?哎,你起来说话好不?”其实,我明白王群的意思,但我故意装作不明白,就想听听她到底和杜三怎么说的。

“我是讨厌杜三没完到了的纠缠,就想让他死心,就说咱俩……咱俩那个了……谁知道他会那样儿啊?我把你给搁进来了,我真对不起你!你打我吧,你不打我,我就不起来!”

这就是王群,独特的王群。此前此后,我都没见过另外一个像她那样勇于知错认账,主动要求惩罚的女人。

起初我的确很生王群的气,甚至有被她愚弄了的愤懑感。可后来一想,自己也不是没想过和她那个,而且也差一点儿就和她那个了。虽说这和事实有很大区别,但也不能算十分冤枉。因此,气早就消了一大半。而今,耳闻她如此诚挚动人的认错道歉,目睹那梨花带雨,让人不能不心生怜惜的娇容,剩下的怨气也不禁都烟消云散了。

“没事儿,说了就说了呗!就凭咱俩关系这么铁,这点事儿我还担不起呀?行了,傻丫头,起来吧,别哭了,听话。”我抓住王群的手臂想拉她起来。

没想到王群用力挣扎着说:“不行,你不打我,我就不起来!”

我忍不住笑了:“居然还有你这种人,不挨打还难受啊?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你不打我,就是心里不原谅我,我不干!”王群一甩头,语气坚决地说。

“好吧,我打你,你把脸仰起来等着。”

王群把脸仰得高高的,似怯非怯地望着我,眼里还闪着泪花。

我作势把手高高地挥起刷地抽了下去,到她脸边忽地收住,在她的俏脸上轻轻拍了一下:“好了,我打过了,你该起来了。”

王群笑了,带着泪花笑了,嗔声说:“不行,还有这边。”说罢,抓过我另一只手,在她自己另一边脸上拍了一下。

 

9

我们很快返回了王群家里。在路上听王群细说我才知道,上次王群爸爸见到我时并没有说实话。近一年来,杜三始终纠缠王群,不肯放手。王群放弃了赶集生意,选择在家种植木耳段,也是想借此避开杜三。可是,杜三仍时不时地跑到王群家门口转悠,打骂都没用,搞得王群一家十分头疼。

王群父母见我们神色不对劲,就问怎么回事。王群就把杜三找碴要跟我打架的话跟她父母讲了,不过,该隐瞒的也都隐瞒了。王群爸爸气愤地说:“这个死皮赖脸的玩意儿,还讹上谁了?大侄子,你不用怕,就在我家住着,我看他们谁敢动你?”

王群妈妈害怕了:“当家的,你也别太大意了,小薛在咱们家是出不了啥事儿,可他要走到半道上,万一让杜三找人给打了可咋整?他那一家人可是啥事儿都能干出来。”

王群爸爸听了这话不再坚持留我了,抱歉地说要送我走。我也没有继续留下的心思,毕竟我从未下定和王群生活在一起的决心,而刚才那一出又让我心里难免疙疙瘩瘩。

王群爸爸要骑自行车送我,王群死活也要去,而且非得由她骑车载着我。这丫头还在后腰上别了一把砍柴刀,发誓说谁敢碰我一手指头,她就劈了谁。我估计她没准真干得出来。

这一路上,王群把自行车骑得飞快。遇到下坡的时候,她很少刹车,任凭车子顺着起伏不平的山路狂奔。我坐在后面时常感到耳边呼呼生风,提心吊胆。她爸爸急得在后面不住嚷嚷。

临上车的时候,王群郑重其事地对我说了一句话:“薛冬,我要是不把杜三这事儿整明白了,我这辈子都不去见你。”

我听了这话,心里有些歉疚,毕竟自己未肯留下来帮她一起面对。 “千万别说这种话,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是你的铁哥们。记住,不管有什么事儿,你喊一声薛冬,就好使。”

王群眼睛湿润了,激动地说:“我也是,我永远都是你的铁子。”

我笑着伸出小手指,我俩又拉了一次勾。

车开动的时候,王群冲我微笑着挥了挥手,笑容中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凄凉,宛如深秋时分的暮阳。旋即,她转过身去,飞快地走了。我透过车窗清楚地看到,她边走边挥手抹脸,显然是在擦泪水。我的心中不由泛起阵阵酸楚,回到家中许久都未能平静。我反复回想和王群从相识到相知的每一个细节,考量着我和她可能拥有的种种未来,最后我怅然地想到了一句诗:“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也许,这就是我们的宿命。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王群。后来,我认识了吴菲。

算起来,我有整整一年没见过王群了,也不知道她的木耳种植搞得怎么样了,是否摆脱了杜三的纠缠,有没有再找对象。但我相信,她对我的那份铁磁的情谊不会有稍许改变。

 

  评论这张
 
阅读(1328)|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