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赵括:逃亡时期的爱情(长篇连载三十二)  

2012-06-12 19:33:41|  分类: 逃亡时期的爱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王群的家在一个叫饮马沟的小山村。村落座落在半山腰上,下面不远有一条小河叫饮马河,传说我们家老祖宗——唐朝著名的白袍将军薛仁贵东征高句丽时就在这条河里饮过马。

小山村只有二三十户人家,清一色地具有林区人家特点,大院都是用圆木栅栏围着,院外面堆着一垛垛的劈柴。

王群的家在村子东头,长方形里大院套里矗立着一溜南北朝向的砖瓦正房,正房两侧还有土木结构的厢房,院里还拴着一条凶猛的大黑狗。

山里人的热情简直让人难以用语言来形容,我们一进屋就被一张张亲切朴实的笑脸包围了,紧接着被簇拥着进了大客房,推到了温暖的火炕上。如果我们动作再稍微迟缓一点,脱鞋的活计恐怕都得给王群父母和邻居们代劳了。

王群母亲有五十出头的样子,穿着干净利落,看得出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丽的女人。她麻利地给我们一一倒上茶水,热情地招呼:“你们先喝口水暖和暖和,菜马上就上。”

王群父亲陪我们抽烟聊天,聊了没几句,王群进来了。她把军大衣脱掉了,上身穿了一件加厚的提花毛衣,下身穿了一条水磨蓝牛仔裤,配上她高挑的个头,真是楚楚动人。她凑到我身边,表情神秘地说:“薛冬,你跟我来一下。”我摸不着头脑,懵懂地应了声,下炕穿鞋。

王群爸爸说:“你这孩子净捣乱,人家薛冬还没暖和过来呢!什么事儿啊?”

“不告诉你。”王群调皮地冲她爸爸做了个鬼脸。

 

5

王群把我领进了她的卧房,随手带上了门。我打量了一眼房间,暗青色的水泥地面非常整洁,有一组衣柜,一个书架,一张兼作梳妆台的书桌,两把椅子。坐北朝南有一铺小炕,炕上铺着色调淡雅的炕革。窗台上摆着几盆花草。女孩的闺房,当然收拾得干净无比,而且充满一股香气。

“你这小屋不错呀,挺温馨的。”

“还凑合吧。哎,你把上衣脱了。”

我狐疑地问:“干吗?”

王群从衣柜里拿出一件淡青色,图案简约的毛衣来,举到我胸前比划着。“我给你织的,你试一下,看合不合身?我看差不多。”

她离我如此之近,粉红的脸庞,娇羞的神态,呼吸间散发着淡淡的香气。我内心不由涌起一股暖流,嘴上却说:“你费这心干啥,多不好意思。”

“穷客气,有啥不好意思的?你快脱呀,身上有虱子是咋地?”

这句粗俗的话一下子就把我内心涌动的那股暧昧之情给赶跑了。我啼笑皆非,只好脱下了外衣,又脱掉了里面的毛衣。

王群帮我把毛衣穿好,前后拉伸平整,然后欢呼:“太好了,我真没白费劲儿!薛冬,你真长了一付好衣服架子。”她把我推到大衣柜上的穿衣镜前,“你自己看看,漂不漂亮?”

我一打量,这毛衣的色调、款式,和我的脸色、身材非常搭配。看来,王群为了它没少花心思。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