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赵括:逃亡时期的爱情(长篇连载十一)  

2012-05-08 09:21:51|  分类: 逃亡时期的爱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

回到家后,想起吴菲外公那番话,我就意气难平,便提笔写了一篇散文不散文,杂文不杂文的东西——《读诗有感》,由“刘项原来不读书”扯到高尔基的《我的大学》,主题和目的只有一个,发泄我对只看文凭,不看水平的家伙们的不满。写完后,我自觉很不错,便决定投稿给报社。考虑到四分钱的邮票不能浪费,我又搭了两首诗,包括写给吴菲的那一首。

周一早上,我照常登上了通勤列车。为了提防那个号称“富强老三”的小地痞寻仇报复,我带了一把精钢打造,镂花护鞘的宝剑。这是我花了半个月工资买来的。受祖逖的影响,我每日持着它闻鸡起舞。说实话,也就会耍几个剑花。因为这是健身体育用品,未开刃,杀伤力有限,但舞动起来寒光闪闪,威摄力也不容小视,正合我的心意。起初,我打算学“斧头帮”在腰里别一把板斧的,但心里一合计大为不妥:万一动起手来,甭管多壮实的汉子,这一斧头下去,非死即残,我则非死即囚,实在太凶险了。

这宝剑太乍眼了,从进站台到上车,就有好几个脸熟的家伙提出抽剑一观。我哪敢撒手,敷衍说上车看,结果真有一个实在的小兄弟一路跟我上了车。不过,他真没眼福,我刚走进车厢就遇到了乘警胖哥,被他一把拿下了。尽管我再三声辩这不是管制刀具,是运动器械,在国营的人民商场买的,那小兄弟和几个通勤的兄弟伙也随声帮腔,结果屁用都不顶。胖哥说必须暂扣,等我下车时再还给我。

我不敢说明打架的事,又担心富强老三带着兄弟伙突然来袭,只好呆在乘务室门口以求庇护。胖哥见我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以为我是为剑的去留担忧,讥笑我挺大的个子小心眼儿,搞得我郁闷至极,仗剑走天涯的浪漫理想也就此破灭。

说来也怪,我从此再也没见过这个“富强老三”,说不定小子犯了什么事,进了局子。也说不定经我这一顿当头棒喝,放下折刀,立地成佛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