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赵括:逃亡时期的爱情(长篇连载九)  

2012-05-04 11:16:52|  分类: 逃亡时期的爱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

我们一路聊到她外公家附近的岔路口,对彼此的情况都有了大致的了解。吴菲小我一岁,在我们林原大学中文系读大二,家住市区,父亲是干部,母亲原本也是干部,不幸的是三年前因车祸去世。吴菲还有一个大她四岁的姐姐,大学毕业后留在沈阳市团委工作。吴菲外公外婆都是退休干部,原来也住市里,老两口喜欢清静,去年来我们白石镇看好了一处农家小院,便买下搬来居住。吴菲平时住在学校宿舍,只是每逢周末来外公家住一晚上,第二天下午再搭公共汽车回去。难怪我在列车上接连几天找不到她。

我们彼此间都有点相见恨晚的意思,便接着在路口的大柳树下聊了一会儿。聊了一些读书的话题,什么弗洛伊德、尼采、叔本华、林语堂、金庸、柏杨、琼瑶,虽说都是一知半解,却也聊得不亦乐乎。后来,天上滴滴嗒嗒地下起雨来了,吴菲邀请我到她外公家避雨,并说请我吃晚饭,表示感谢。我谢绝了,刚帮过人家的忙,就忙不迭地去接受人家的答谢,不符合我的风格。

分手时,吴菲又约我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去找她玩,我晕晕乎乎地答应了。可是,我还未走到家就后悔了。我这人一贯是既敏感又自卑,最不愿意和有权有钱的人打交道,怕受刺激。上小学时曾和几个同学去过梁四眼家,他妈不过是个商店主任,却牛气得了不得,连房门都没让我们进,说是没那么多鞋换,像轰鸡似地让我们到院子里玩。我当时心想,不就是铺了一层破地板革么,有什么了不起的?让老子换鞋,老子还嫌麻烦呢。我几乎是哭着离开的,打那以后再也没去过梁四眼家,连带着对梁四眼也是爱理不理的。

 

11

那天断断续续地下了近乎一夜的雨。我躺在自己的房间里,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想着吴菲,心里一阵甜蜜一阵忧伤。她似乎没在意我的身份和出身,可她的家人会不会在意呢?我再一次强烈感觉到人与人之间的巨大落差:干部、知识分子、工人、农民;有钱人、穷人;有工作的人、没工作的人;有文化的人、没文化的人……不一样都是人吗?可为什么在人们的眼里地位不一样?我想,如果我和吴菲一样出生在干部家庭就好了。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哪怕我和她一样上大学也好啊。这也是不可能的。这能怪谁呢?命苦不能怨父母,受累不能怪祖辈。

我甚至想过如果这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该有多好啊,我们可以自由自在的相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但旋即被自己这卑鄙的念头吓了一跳:那样就意味着我的亲人朋友,她的亲人朋友,乃至整个人类都消失了。我暗骂自己无耻,同时深为自己心底竟然埋藏着这样的邪恶种子而震惊。这种念头希特勒肯定也有过,成吉思汗也不用说。其他的人呢?包括普通的芸芸众生,他们有没有过?我平生第一次对“人之初,性本善”的说法产生了怀疑,觉得原罪说还是很有道理的。

胡思乱想了不知多久,我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大学里读书,和吴菲同座,我甚至清清楚楚地嗅到了她身上散发出的诱人的青春气息……

早上醒来,我回味了好半天,突然觉得自己很好笑:这不是纯属自作多情,想入非非嘛,人家吴菲还不知怎么看我呢?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