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赵括:逃亡时期的爱情(长篇连载二十)  

2012-05-21 10:25:38|  分类: 逃亡时期的爱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

我泪眼模糊,神情恍惚地行走在漫天大雪中。吴菲外公的脸,吴菲爸爸的脸,在我眼前交替晃动。我心中一阵耻辱,一阵悲愤,一阵凄凉。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我问自己:我堕落吗?我下流吗?我无耻吗?我混蛋吗?我伤害过他们谁谁谁了吗? 没有!我没有!

走在雪里,泪流在心底。冷啊,冷得我要窒息!闷啊,闷得我要爆炸!我离开道路,走进一片空旷无人的雪野中,而后像一只受伤的孤狼一样仰天长嗥:啊……,我做错了什么?

回到家,我一头扎进自己的小屋,躺倒在炕上。我病倒了,发高烧,盖上两床被子还冷得发颤。母亲发觉了,连忙给我找来感冒药,又为我煮了姜汤喝,还用烫热了的烧酒给我搓身降温。

我开始昏睡,不断地做噩梦,发烧,说胡话。母亲病急乱投医,把邻居黄半仙找了来。这老太婆听说我是吊丧归来发病的,一口咬定我是被死人的殃气喷到了,后果非常非常之严重。我迷迷糊糊间,有气无力地指出这是不可能的事,仍然没能挡住她带着母亲祭拜作法。事后听说,她们烧了香,烧了纸,烧了钱,烧了邮票,还放了鞭炮。

等我真正清醒地爬起来,已经是三天过后了。我照镜子一看,自己头发枯焦,面色惨白,眼窝深陷,两腮无肉,像是刚从拘留所里出来的囚犯。更可怕的是,我的牙齿竟然变黑了,过了好几个月才恢复正常。

在昏昏噩噩的过程中,我反反复复地思索着为什么这个问题,在几度焦灼迷乱之后,我终于想通了:没有文凭不是我的错,没有钱财也不是我的错,没有地位更不是我的错!我唯一的错误是没有自知之明。还是那句话:“大丈夫只患事业不立,何患无妻?”

    我从爬起来的那一刻起,就在心底暗暗发誓:一定要把吴菲从所有的记忆中彻底抹掉。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