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赵括:逃亡时期的爱情(长篇连载七)  

2012-04-30 11:22:55|  分类: 逃亡时期的爱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

胖哥这一阵搅和使我巡视的兴头大减。走走停停,列车快到白石站了,我才巡视到最后一节车厢。刚进门,我就觉着气氛有点不对,乘客们都在向车厢中部一处烟雾缭绕的所在张望,显然那里发生了什么事件。

我心底蓦地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向前紧走了几步,便看到了头扭向窗外,手遮住半边脸的吴菲。在她身边坐着一个二十出头,中等个头,穿着短袖花衬衫,手臂刺青,留着光头,头上歪扣着一顶花格前进帽的小痞子。

那一时期,我们家乡有段顺口溜:“戴着前进帽,不走前进道。不是小地痞,就是老骚炮。”

小地痞看样子喝了不少酒,两只三角眼红乎乎,一张小刀条脸红扑扑。

这是一组对面六人的座位,可是只做了四个人,吴菲靠一侧窗口,她对面是个三十多岁的大姐,大姐和吴菲一样手拄着茶桌,头扭向窗外。在大姐同一侧还有一位工人师傅打扮的中年男人,抱着粗壮的双臂端坐在靠近过道的位置上,面无表情,仿佛老僧入定。

小地痞夹着香烟,翘着二郎腿,色迷迷地盯着吴菲,嘴里磨叽着:“怎么个意思,老妹?哥可是跟你说半天了哈,行不行,你给个音儿!”

吴菲跟没听见似的,毫无反应。

小地痞抽了口烟,朝吴菲身上喷去,又用胳膊肘碰了碰吴菲:“车可快进站了哈,你痛快点儿行不?”

我站在过道上,目睹这一幕,气得恨不得一拳把这小子打扁。

吴菲扭过脸蔑视地瞪了小地痞一眼,喝斥道:“你少碰我!讨厌!”

小地痞嬉皮笑脸地说:“呀呵,你还挺厉害呢,可在我这儿不好使!你答应下车跟哥走,哥就不碰你。”

我实在忍不住了,一步跨过去,把这小子高翘着的二郎腿一扒拉,以大马金刀的架式坐到了他对面,双眼盯着他,冷冷地说:“喝高了?”

小子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一激泠,身子本能地往座位上缩了缩,眯起三角眼上上下下打量我。

吴菲扭过头来看到我,脸上现出意外之色。我冲她微微点了一下头,示意我来了,不用怕。

 

7

小子打量我,我也打量他。脖子细,肩膀窄,胸脯平,胳膊细没肌肉,手又薄又嫩,一看就是个四体不勤,游手好闲的秧子货。玩“空手道”,这小子肯定不是我的对手,就怕他有刀子。小子穿的是瘦腿裤,前裤袋里肯定没刀子,后裤袋里有没有可就不知道了。

可能看我个头虽然较高,但长得不是很凶很壮,小子很不屑地冲我撇了撇嘴,大模大样地吸了口烟,挑衅地朝我吐了个烟圈,然后牛逼烘烘地说:“你谁啊?报个号!”

这是我们那里地痞流氓打斗前彼此叫号的行话,就像评书里所讲的古代两军对垒,大将交锋前要先喊一声:“来将通名,某家刀下不死无名之鬼”。

我学着说评书的冷冷地回应了一句:“野鸡没名,草鞋没号!”

小子显然没听明白这是哪一路的切口,怔了一下,然后将正在燃烧的烟头放到了左手心里,右手掌跟着捂了上去,两只手用力搓碾,同时,瞪起两只三角眼恶狠狠地盯着我。

一股燎猪蹄的味道登时飘过来,让我觉得有点恶心。

本来我相当紧张,可看到他表演了这么一出,我反倒不那么紧张了,只觉得好笑。自己作践自己,这不是他妈的傻冒么!

小子翘起下巴,凶霸霸地说:“没名你跟我装啥?”旋即挑起右手大拇指夸张地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富强老三!”

富强是我们白石镇一个居民委员会区片儿的名称,那里以出地痞无赖著称。不过,这个什么老三,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这时,列车就要进站了,急着下车的人纷纷离开座位往车门口走,也有几位胆大的家伙见这里有情况凑上来看热闹。

我实在不愿和这小子继续磨牙了,冷笑说:“我管你老三老四的!我告诉你——”我一指吴菲,“她是我妹妹,你少在这儿耍埋汰!”

我们那里男人血性,哥哥为了保护妹妹不受欺负往往不惜以性命相搏。一般无赖碰到这种情况,都会知难而退,撂两句不软不硬的话,找个台阶下就完了。可这小子大概是个“人来疯”,越发来劲儿了。

他瞥了一眼吴菲,又瞥了瞥一众看客,然后伸出食指指点着我的鼻子,牛鼻烘烘地说:“就算她是你妹妹又咋地?今天老子就想和她搞对象,咋地……”

未等小子说完,我起身双手抡起厚厚的《辞海》冲着他脑袋拍了下去。

小子想躲,可哪里躲得开,这一招我早就琢磨好了,一直蓄势待发。况且,我初中时曾跟一位女同学的外公练过一阵子以迅猛著称的查拳,出手要比一般人快得多。

小子一低头,《辞海》“啪”地一声正拍在他的后脑勺上,小子的前进帽立刻飞下了地,露出了秃脑瓜瓢。我接着又是重重的一下,小子可能晕了,猫腰想撞我,可这么近的距离他哪能使上劲,反倒把脸送到我膝盖上面了。我扭身提膝一磕,小子的脑袋被磕得抬起,我回身又捣了他一肘,小子一下子栽到茶桌底下,身子倚到了那位大姐的腿上,鼻血也流了出来。

大姐收腿惊叫:“哎呀妈呀!别打了……”

我正在火头上,哪管那么多,抬腿又狠踢了小子一脚。未等我再踢第二下,吴菲起身抓住我的胳膊往外推,并害怕地叫道:“别打了,别打了,你快走吧!”

“不行,这混蛋太可恶了!”我说着又踢了两下。

“算了,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吴菲急得要哭了,用力往外推我。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