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所谓“赵合德杀皇子”是政治构陷  

2012-03-08 20:04:45|  分类: 史上的魔鬼细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元前73月的一天早上,汉成帝刘骜起来穿好裤子袜子,要穿上衣时突然手不好使了,嘴巴讲不了话了,没过多久就驾崩了,享年45岁。这症状今天看来明显就是突发脑溢血,中医的说法是中风不语。可是,当时医学知识欠普及,朝野上下都猜测议论说是深受刘骜宠爱的皇妃赵合德害死了刘骜,因为此前刘骜从来没生过大病,而赵合德整天和他黏在一起。

刘骜的母亲王政君老太后老年丧子,心情自然无比悲愤,便诏令她的侄子大司马王莽牵头追查刘骜发病原因及病前起居情况,矛头直指赵合德。

赵家姐妹虽说贵为皇后、昭仪,但家族毫无势力可言。只有老爹赵临顶着一个侯爵头衔,一点实权没有,而且这时也死了,由赵飞燕大哥的侄子赵欣(原文为“訢”,同“欣”)继承了爵位。赵飞燕另一个兄弟赵钦只是一个负责替皇帝养马的,而且负责的是拉副车的马,官名倒很好听——驸马都尉,可在当时和公主没有半点关系,就是个弼马温,还是次要的。因此,刘骜这一死,就再也没有能够保护赵家姐妹的人了。赵飞燕还好,早被刘骜疏远了,而且行事低调。赵合德却在劫难逃。她不敢面对那难以想象的拷问和惩罚,只好选择了自杀。她的死使王政君的愤恨有所纾解,也让赵飞燕暂时免受了牵连。

为什么说暂时呢?因为这事没算完。前74月,刘欣即位,是为汉哀帝。尊王政君为太皇太后,赵飞燕为皇太后。不久,刘欣出于对赵飞燕的感恩,封赵钦为新成侯,提升为光禄大夫。

——都说赵氏姐妹专宠10余年,兄弟却给皇帝姐夫养马,而且还要等姐夫死掉才不再养马,才做高官,才获封侯。而纵观王氏集团,出了5个大司马,10个侯爵,连表亲都是侯爵。这个鲜明的对比说明赵家人是多么的低调,王家人又是多么的强大。说赵氏姐妹专擅主上,祸乱内宫,这说得通么?

转过年春正月,主管行政监察的司隶校尉解光向汉哀帝递交了一份关于“赵昭仪倾乱朝政,亲灭继嗣的调查报告。这份报告称,在元延元年到二年(公元前12年至11年),刘骜曾有过两个孩子,一个是中宫史(侍奉皇后读书的女官)曹宫所生,一个是许废后所生,但都被赵合德逼迫刘骜弄没了,曹所生的那个不知所踪,许所生的那个似乎给弄死然后埋了。

这份报告的可信程度如何,且看本人分析一番,先看曹宫所生的孩子是怎么没的。

原文太长,在此就不引用了。其情节大致如下:

元延元年某日,曹宫对和她同性恋关系的宫女道房说,陛下(刘骜)和我过性生活了。后来过了几个月,曹宫的妈妈曹晓(也在宫中做事)见女儿肚子大了问怎么回事,曹宫说是怀上了刘骜的孩子。

——这里有两个人表示亲耳听见曹宫说刘骜宠幸了她,她因此怀孕了,可是这两人一个是曹宫的女同性恋情人,一个是她的母亲。

10月间,曹宫在宫廷主管牲畜的牛官令居所生下了孩子。按理说,刘骜得知此事应该高兴才是,然而刘骜的表现大为异常。他命令宦官田客拿着他的密封手诏(即亲手书写的命令)给掖庭狱丞(主管宫廷监狱的二把手)籍武,诏令的语气显得怒气冲冲:取牛官令舍妇人、新产儿,婢六人,尽置暴室狱(宫廷染织场,兼做劳改监狱)。毋问儿男女!谁儿也?

翻译成现汉意思是说,命令籍武把曹宫母子以及6名知情的宫女都押送到暴室狱监禁起来。不用问孩子是男是女!谁的孩子呀?

“毋问儿男女!谁儿也?”这句话也有这样标点的:毋问儿男女,谁儿也!即:不用问孩子是男是女,谁的孩子啊!

——意思不一样吗?看似不一样,其实一样,都表明刘骜对这孩子的生父是谁产生了疑问。如果他能够认定是自己的孩子,就不会说“谁儿也”,更不会下令把曹宫母子关进监狱。

曹宫倒是自信满满,在被去往监狱前,对籍武说:“妥善埋藏好我儿子的胞衣,你知道我儿子是什么样的身份。”籍武怎么会知道?当然是听说的。

刘骜不是一般的怀疑,而是很坚决地怀疑。过了3天,他又派田客拿着手诏给籍武,问:儿死未?手书对牍背。就是问那孩子死了没有,要籍武在手诏背面书写回复。籍武回说还没有死。田客回去汇报,不一会儿又回来对籍武说:上与昭仪大怒,奈何不杀?籍武叩头哭泣说:“不杀这孩子,我知道我得死,可杀了他,我也得死。”

——这句提到了赵合德,表明她也知道此事了,并且和刘骜态度一致,要求杀掉这孩子。

——刘骜为什么怀疑这孩子不是自己的种呢?其原因不外乎有这么几点:首先他对自己能不能让女人怀上孩子心里没底,他除了在年轻时和许皇后有过两个孩子,和班婕妤有过一个孩子之外,此后十余年无论和李平,还是赵氏姐妹,怎么种都没收成。其次,那时候没有专门负责侍候、记录皇帝性生活的敬事房,他对自己和曹宫过性生活的日期记忆模糊,无法判定曹宫生的这孩子是不是他的。其三,那时候的宫禁不是很严密,宫中的男性工作人员不都是太监,因此怀疑曹宫的孩子极可能是别人的野种。

籍武倒是宁愿刘骜相信这孩子是他刘骜的,这样他籍武就有望解除“杀这孩子是死,不杀这孩子也是死”的困境。于是,他写了份密奏请田客呈给刘骜,说:“陛下未有继嗣,子无贵贱,唯留意!即“陛下没有继承人,孩子不论贵贱,恳请深思。”这话说得很艺术,没有直接挑明孩子是谁的,但在“子无贵贱”后面逻辑性地隐含着一句“好歹也是您的孩子啊!”

密奏上呈后,田客又带着手诏来找籍武,要他于当晚漏上五刻把孩子交给宦官王舜。籍武问他刘骜看了密奏有什么反应。田客说:瞠也!也就是说瞪眼发愣。

——也难怪刘骜发愣,你写的那话就够人琢磨半天的。

王舜得到的诏令是把孩子秘密安置在殿中,让找个奶妈抚养。王舜从籍武手中接到孩子,给他找了个叫张弃的奶妈。这时距孩子出生已经八九天了。

——这似乎表明刘骜有些相信孩子是自己的了。

又过了3天,田客又拿着密封手诏和1个小绿盒子给籍武,手诏说:让籍武将绿盒中的东西和诏书一起交给曹宫,并且让籍武亲自监督她服下。籍武打开盒子,见里面有2丸药,1幅窄小的绢条,上面写着告伟能:努力饮此药,不可复入,汝自知之!伟能是曹宫的别名。意思是说要曹宫把药吃了,不要再进去报告这件事了,你自己清楚是怎么回事。

——了解中国宫廷政治的读者想必都知道,这种赐药方式就是要受赐者死。刘骜这句话的潜台词无非是,给你药,你就吃,别抱我会宽恕你的幻想,你自己清楚你不是无辜的。这似乎表明刘骜又对孩子的来路产生了怀疑。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汉武帝首开的“杀母留子”的恶例,但以刘骜的性情、年龄和当时的身体状况,相信他不会做出这种考虑。

曹宫读出了这层意思,反应极为悲愤,说:“果然这么干了啊!你们姐妹(指赵氏姐妹)想独霸天下!我孩子是男的,额上生有浓密的头发,很像孝元皇帝(刘骜的老爸汉元帝)。现在我儿子在哪里?他随时都有被杀掉的危险啊!怎么才能让太后知道这件事?

——王政君当真一点不知道么?未必。老太太最关心抱孙子的事了,而以王氏集团在宫中的众多耳目,这么长时间怎么能一点不知情。要知道后来汉哀帝刘欣时期,刘欣的祖母和皇后组成的傅氏集团把持内宫,宫中的一举一动都未能逃过王政君的耳目。因此,她能够在刘欣死去的第一时间迅速夺回政权,反把傅氏集团置于死地。此时她为什么没有一点动作呢?恐怕想法和刘骜差不多,怀疑这孩子来路不正。

曹宫服药死了。6名知情的宫女被召入内宫,出来对籍武说:赵合德对她们说,你们没什么罪过,如果愿意自杀封口,我会待你们的家人像亲戚一样。这6人表示愿意,都自缢身亡了。

籍武把曹宫和6名宫女的死,都向刘骜奏报了。张弃抚养那孩子11天,宫长(宫女头目)李南拿着诏令把孩子取走了,不知安置到哪里去了。

——关于曹宫生子的案情到这里就结束了,显然不够严谨。孩子哪去了,李南哪去了,是否追查过,一律没有交代。不过这件事整个过程较为可信,因而班固特意在《汉书·成帝纪·元延元年》纪事末尾大书一笔:“是岁,昭仪赵氏害后宫皇子。”问题是,这孩子千真万确就是皇子吗?刘骜自己都不认同,谁又能确认?再说,这孩子只是失踪了,谁能确认他已死?

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王政君确认赵合德害死了她孙子,她早就将赵合德置于死地了。别说她办不到,从她成为太后直到她死掉,除了她亲侄子王莽,没有一个人斗得过她。也别说她不知道,就在此后不久,长安就流传开一支童谣:“燕燕,尾涏涏;张公子,时相见。木门仓琅根,燕飞来,啄皇孙。皇孙死,燕啄矢。”以王氏集团的耳目之众多,怎么能不知道?

这里的“燕燕”是指赵飞燕姐妹,“张公子”指的是张放。这童谣显然不是小孩子编的,小孩子怎么能熟悉宫廷内情呢?那是什么人编的?十有八九是王氏集团的人,因为他们对刘骜宠爱这几个人最有意见,这一点,《汉书》中写得明明白白。

王氏集团知道曹宫的孩子给弄没了的事,却没及时追究,那只能有一种解释,即,他们也不相信这孩子是刘骜的种。

关于许废后(报告称许美人)于前12年生下孩子,被赵合德逼着刘骜亲手弄死的事,有很多不合逻辑之处。

首先在时间上与淳于长一案相互矛盾。在许废后如果能够在这时和刘骜频繁过性生活,就不可能再请托淳于长替她向刘骜求情,许废后亲自和他求情就可以了。刘骜是个重感情很念旧的人,许废后不可能不了解这一点,而不敢开口。

其二,许废后自两个孩子死掉后又和刘骜好了多年,都未能再怀孕,此时刘骜的生殖能力更弱了,怎么反而怀上了?

其三,许废后被逼自杀前丝毫没有提及孩子的事情,如果有这件事,她不可能不提。

其四,倘若赵合德逼杀了许废后的孩子,许废后的姐姐许谒祝诅时肯定会把她列为诅咒对象。然而没有,许谒的诅咒对象只有王美人和王氏集团的人。

其五,报告说孩子被弄死后,由籍武埋在宫廷监狱的楼墙下面,却未加发掘取证。

综上分析,可以推断这件事压根就不存在。班固似乎也不大相信,因此在《成帝纪·元延二年》的纪事中没有记录这一点。

解光在报告最后提出“赵昭仪倾乱圣朝,亲灭继嗣,家属当伏天诛。”并且援引前朝旧例,强调不能赦免。这显然是要置赵飞燕及其家人于死地了。

解光其人什么来历,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推出这么一个报告来?而且矛头直指赵飞燕,要置她于死地而后快呢?

解光在《汉书》中没有传,有关于他的三处记载,一是在鸿嘉四年(17),黄河泛滥殃及好几个郡,刘骜下令百官商讨应对之策,有人提出疏通河道,有人提出开河引水,谷永则依据经学观点提出黄河泛滥表明政治有问题,搞好政治,灾害自然就消除了。解光附和了谷永的观点,并强调这样做省事省钱。刘骜图省事,采纳了这一建议。

二是在前77月,刘欣刚刚即位3个月,解光以新晋司隶校尉(这个职位被刘骜于前9年取消了,此时刚刚恢复)的身份上奏弹劾王氏集团的两大成员曲阳侯王根、成都侯王况一贯骄奢不法,而且在刘骜治丧期间聘娶后宫(女乐)女艺员,置酒歌舞,犯了大不敬、不道之罪,要求依法惩处。这罪名够重的,杀头灭门都够得上。刘欣考虑到王根在支持自己做继承人一事上是出过力的,把他送回封地了事,将王况免为平民。

第三次就是前述指控赵合德谋杀皇子,要求整治赵飞燕及其家人的。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解光的立场变化轨迹。在成帝刘骜时期,他附和王氏集团代言人谷永,但名不见经传,没有进入官场高层。哀帝刘欣即位后,他初蒙重用,立场转到了王氏集团的对立面,以讨好新主子。攻击赵飞燕则表明他站到了刘欣祖母傅昭仪、母亲丁姬的立场上。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涉及到傅昭仪和丁姬的名号问题。

从刘欣即位起,傅氏、丁氏就为名号问题和王氏集团闹得不可开交。按照惯例,刘欣继承了刘骜的位子,理当尊奉王政君为太皇太后,赵飞燕为皇太后。傅昭仪当年只是元帝的妃子,而丁姬只是定陶王的妻子,照理说没法上太后之类的尊号的,但是傅氏很强势,非要求上尊号不可。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刘欣征得王政君同意,给他奶奶傅昭仪上了一个定陶共皇太后的尊号,给他妈妈上了一个定陶共皇后的尊号。他爹爹都不在了,他妈妈还号称皇后,而且他媳妇傅氏(也是他堂姑)也称皇后,显然不伦不类。这时解光自觉出面了,想替刘欣妈妈扫除赵飞燕这个障碍。赵飞燕倘若被废,丁姬自然就可以称太后了。因此,解光作出所谓的赵合德杀皇子的调查报告,实质上就出于这么一种政治投机目的而做的政治构陷。

可是,刘欣并不这么想,一则他能成为皇位继承人,与赵飞燕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二则赵飞燕及其家族没有政治势力,对他没有威胁。因此,他只是下令撤除新成侯赵钦、成阳侯赵欣的侯爵,免为平民,将他们及其家属流放到辽西郡。

  评论这张
 
阅读(4441)|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