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赵括:逃亡时期的爱情(长篇连载一一八)  

2012-11-20 21:23:06|  分类: 逃亡时期的爱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

我没敢喊王群,因为我已是陈胜,不再是薛冬,我怕她一时激动,把我喊泄了底。我转身穿好衣服鞋子,撒丫子就往楼下跑。我并不担心这小小的耽搁会让我和王群失之交臂,我对萨伦河的街巷状况太有底了,可以说只要王群不钻进女浴池女厕所,我完全有把握在任何一个地方把她翻出来。况且看她的样子不像是要洗澡,而是在逛街。

在一家服装商场的女装柜台前,我把王群堵住了。她瞪大了眼睛刚要开口,我迅速朝她做了两个手势,一是把食指放到唇边嘘了一声,二是伸出右手小手指冲她做了个拉钩的动作。我微笑着转身往外走,王群立马放下手中挑拣的衣服,脸上挂着莫名其妙的笑容,亦步亦趋地跟我走。商场的女营业员嘴巴张得老大,愣眉愣眼地看着我。估计她心里准以为我是个会“拍花”巫术的采花大盗。

我把王群勾到了街对面一家刚刚歇业的贸易货栈前面,那里有一棵大柳树,正好遮阴凉。在此过程中,我发觉王群没有如我想象中那般对我亲热,而是有些生疏的样子。我这才想到我们俩已经有整整五年未见面了,说不定她早已结婚嫁人了。我的情绪一下子冷静下来,和王群谈话也变得小心翼翼。

“王群,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情——”我开宗明义地说,“我更名改姓了,我现在叫陈胜,不叫薛冬,因为我惹了一个大麻烦。今后你可以叫我陈胜,也可以喊我小冬,但千万不能提起薛冬两个字,也不要对任何人说起我从前的任何事儿。”

我以为王群会惊讶,继而问我为什么,没想到,她叹了口气,苦笑着说:“变化可真大呀,我做梦都想不到你也会摊上事儿!”

“是啊!命运不济——”我突然意识到她话里有话,“哎,听你刚才那话的意思,好像还有谁?也摊上事儿了?”

“还有谁,还能有谁?谁他妈的还能比我更倒霉!”

听了这话,我眼珠子差点掉到地上。难不成王群也是负案在逃?若是那样的话,我们俩可真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却是旧相识了。

“你怎么了?摊什么事儿了?”

王群咬了下嘴唇,说:“别问了,我不想说。”

这时,一个常来我们娱乐城玩的哥们瞥见了我,打招呼说要请我吃饭,被我谢绝了。

这哥们走了,我一看手表,已经快到十二点钟了,便对王群说:“咱们一起去吃饭,边吃边说话好不?你——方便吧?”

王群白了我一眼:“啥叫方便不方便呐?我没结婚!你结婚了?”

我也白了她一眼:“我发昏了!”

王群笑了,我感觉我们俩总算找回了一点从前的状态。

考虑到我们俩的对话具有机密性质,我提议去豪门大酒店,那里有包间。王群说不去那儿,怕碰到熟人。我说:“怕碰到你们公司的人啊?”

“什么公司?”

“看你的穿衣打扮,很像公司的秘书啥的。”

王群笑了:“就我认识那几个字儿,谁会用我当秘书?”

“那你现在干啥呢?自己做生意?”

“我不想现在说。”

“好吧,等到了饭馆再说,我知道一家朝鲜饭馆,那里有单间。”

“我也不想在饭馆说。”

我很诧异:“那你想到哪儿说去?要不,咱买点儿吃的去我宿舍,那里就我一个人住。”

王群警觉地瞥视了我几眼:“不,我想去河边;我想吃面包、喝汽水。”

  评论这张
 
阅读(458)|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