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徐志摩的红颜知己:曼殊斐儿  

2011-06-15 12:33:47|  分类: 读史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志摩的红颜知己:曼殊斐儿 - 赵  括 - 赵括原创中心
  

 

英国女作家曼殊斐儿在徐志摩的心目中的位置是十分清楚的。徐志摩在他的《曼殊斐儿》一文开头便坦然表示曼殊斐儿是他精神恋爱的对象。

在他们真正相识之前,曼殊斐儿便是徐志摩心仪已久的女作家。1920年,徐到伦敦时,曼殊斐儿正在欧洲大陆各国游历。通过友人介绍,徐结识了与曼殊斐儿同居的麦雷(John MMurry),两人结为好友。他们在一起谈话时,谈得最多的话题就是曼殊斐儿。1922年,曼殊斐儿回到了伦敦,徐得知后马上要麦雷帮忙安排与曼见面。在7月的一天黄昏,徐志摩如愿以偿,见到了曼殊斐儿。

曼殊斐儿当时已患有很严重的肺病,所以那次两人会晤的时间很短,简单地谈了谈苏联文学和近几年中国文艺运动的趋向。但徐志摩从对方那里得到了极大的感受,称那是“不死的二十分钟”。

徐对曼殊斐儿的崇敬与称颂,可以说是,不亚于宗教信徒对神祗的膜拜,初恋者对情人的热爱。在他眼里,曼殊斐儿不仅仅是一个了不起的文学家,还是一切美的化身:

“至于她的眉目口鼻之清之秀之明净,我其实不能传神于万一;仿佛你对着自然界的杰作,不论是秋月洗净的湖山,霞彩纷披的夕照,南洋里莹澈的星空,或是艺术界的杰作,培德花芬的沁芳南,怀格纳的奥配拉,密克朗其罗的雕像,卫师德拉(Whistler)或是柯罗(Corot)的画;你只觉得他们整体的美,纯粹的美,完全的美,不能分析的美,可感不可说的美;你仿佛直接无碍的领会了造作最高明的意志,你在最伟大深刻的戟刺中经验了无限的欢喜,在更大的人格中解化了你的性灵,我看了曼殊斐儿像印度最纯澈的碧玉似的容貌,受着她充满了灵魂的电流的凝视,感着她最和软的春风似神态,所得的总量我只能称之为一整个的美感。她仿佛是个透明体,你只感讶她粹极的灵澈性,却看不见一些杂质就是她一身的艳服,如其别人穿着也许会引起琐碎的批评,但在她身上,你只是觉得妥贴,像牡丹的绿叶,只是不可少的衬托……

曼殊斐儿音声之美,又是一个Miracle,一个个音符从她脆弱的声带里颤动出来,都在我习于尘俗的耳中,启示一种神奇的意境。仿佛蔚蓝的天空中一颗一颗的明星先后涌现。像听音乐似的,虽则明明你一生从不曾听过,但你总觉得好像曾经闻到过的也许在梦里,也许在前生。她的,不仅引起你听觉的美感,而竟似直达你的心灵底里,抚摩你蕴而不宣的苦痛,温和你半僵的希望,洗涤你窒碍性灵的俗累,增加你精神快乐的情调;仿佛凑住你灵魂的耳畔私语你平日所冥想不得的仙界消息……”
类似赞美的言辞在徐的《曼殊斐儿》中还有很多,在此不再引述。
六个月后,曼殊斐儿不幸辞世,徐志摩满含深情地写下了诗篇《哀曼殊斐儿》:
    我昨夜梦入幽谷,
    听子规在百合丛中泣血,
    我昨夜梦登高峰,
    见一颗光明泪自天坠落。
 
    罗马西郊有座暮园,
    芝罗兰静掩着客殇的诗骸;
    百年后海岱士(Hades)黑辇之轮。
    又喧响于芳丹卜罗榆青之间。
 
    说宇宙是无情的机械,
    为甚明灯似的理想闪耀在前;
    说造化是真善美之创现,
    为甚五彩虹不常住天边?
 
    我与你虽仅一度相见——
    但那二十分不死的时间!
    谁能信你那仙姿灵态,
    竟已朝露似的永别人间?
 
    非也!生命只是个实体的幻梦;
    美丽的灵魂,永承上帝的爱宠;
    三十年小住,只似昙花之偶现,
    泪花里我想见你笑归仙宫。
 
    你记否伦敦约言,曼殊斐儿!
    今夏再见于琴妮湖之边;
    琴妮湖永抱着白朗矶的雪影,
    此日我怅望云天,泪下点点!
 
    我当年初临生命的消息,
    梦觉似的骤感恋爱之庄严;
    生命的觉悟是爱之成年,
    我今又因死而感生与恋之涯沿!
 
    因情是掼不破的纯晶,
    爱是实现生命之唯一途径:
    死是座伟秘的洪炉,此中
    凝炼万象所从来之神明。
 
    我哀思焉能电花似的飞聘,
    感动你在天日遥远的灵魂?
    我洒泪向风中遥送,
    问何时能戡破生死之门?   
三年后,徐志摩送给新婚妻子陆小曼一件特殊的新年礼物-《曼殊斐儿的日记》,并题记一本纯粹性灵所产生,亦是为纯粹性灵 产生的书。
 

 
  评论这张
 
阅读(4193)|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