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 你听到了吗  

2011-04-05 22:05:03|  分类: 诗词歌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父亲去世已三年多了。今日清明,未能回乡未父亲扫墓,也不想沿袭在十字街头烧化纸钱的陋俗,便在家中花草丰茂之地,为父亲设了一个简单的灵位,献上香一炷,酒二盏,菜三品;另于博客上重发追思父亲的旧作一首,以寄哀思,并祈望父亲往生乐土!伏惟尚飨!

 
    一 

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
一千六百天之前
一纸诊断无情地标明
你将很快离开我们
 
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刻
当你一次次地站起
又一次次地倒下
一次次地起死回生
又一次次地宣告不治
这一刻就像一块巨大的阴影
时时笼罩着你的生命
我们的心灵
 
父亲  你可知道
在你生命最后那段日子里
你的凄惨呻吟是怎样刺激着
在你身边的母亲和我的神经
我们深深地知道
你的痛苦无可名状
可我们对此
却无可奈何
 
母亲说这种事如果能够代替
她不惜代替你
我说如果能够分担你的痛苦
我愿替你分担一半乃至全部
 
在你生命最后那段日子里
你曾不止一次试图自我结束
可每一次都被母亲发现阻止
为此你责骂她  甚至
不惜动用仅有的余力责打她
你曾不止一次对我和母亲呼喊
你们谁行行好把我杀了
父亲  你可知道
这种时候
我们的心里是多么的绝望
多么的无助  多么的痛楚
 
你明白吗  父亲
 
    二
 
这是你吗  父亲
当我从火葬场归来
抱着温热的你走入家门
母亲撕肝裂肺地大哭
一个那么大的活人
怎么就变成了这么一小堆
我把眼泪憋回心底
安慰母亲说
妈  你不要伤心
谁最后都是这样子
 
谁最后都是这样子  父亲
就在你离去半小时前
我从你的呻吟里
听到了恐惧的意味
我问  爸 你害怕了
你说  嗯
我为你擦去眼角的泪滴
说  爸  你别怕
没有什么好怕的
谁都会有这一天
 
谁都会有这一天
这就是人类的宿命
我们无可奈何  只能面对
 
父亲  请原谅我实话实说
 
    三
 
谁都会有这一天
我们无可奈何  只能面对
这就是人类的宿命
 
可是  父亲
你似乎从来不明白  就像你
从来不明白权利
只知道劳作
从来不明白信仰
只知道服从
从来不明白自由
只知道本分
从来不明白正义
只知道良知
 
父亲  你也许没有意识到
在你生命最后那段日子里
作为你的儿子 
我的表现更像是一个父亲
你说你害怕烟消云散
我告诉你
物质不灭  灵魂不死
你说你害怕黑暗
我告诉你
最后你会进入光明的隧道
感觉温暖和愉悦
你说你害怕孤单
我告诉你
那里不止你一个人
还有千千万万个灵魂
你说害怕那个世界阴冷糟糕
我告诉你
那里不会比这里更糟糕
 
父亲  可怜的父亲
你既害怕成为孤魂野鬼
又担心回乡丧葬
给儿女造成负担
竟要我把你弃之沟壑
我对你郑重地承诺说
爸  我保证送你回家
把你送回你老爸老妈
还有爱护你的大哥身边
 
父亲  儿子怎么会抛弃你
 
    四
 
一个好好的家 
就这样人去屋空
在这间你旅居三年的房屋
在你生命旅程结束的他乡
我最后环顾一眼
带着你气息的一切一切
心底一阵一阵悲凉
我默默地抱起你
低头看着你
在心底默默地说 
爸  跟我走  儿子带你回家
 
我们从来没有如此贴近
三千里长路
你和我并首抵足
同榻而眠
尽管你沉默无言
但我相信
你很宽慰
 
你很宽慰
在你离去的那一刻
我就隐约感觉到了
当我和母亲
为你换上崭新的衣装
为你擦净面颊
为你阖上眼帘
你的面容非常安详
就像你生前久经劳顿之后
安然进入梦乡一样
 
    五
 
这就是生你养你的故乡
阻山带河  视野开阔
穆棱河水奔流不息
鸡冠山上草木丰茂
 
这就是你魂牵梦绕的故乡
你的父母  在此安眠
你的兄长  在此守候
我把你轻轻地放下  说
爸  我把你送回家了
你好好歇着吧
 
我捧起一把沃土
异常温厚的沃土
这尘世间最好的被子
为你轻轻盖上
再为你铺上一层
康乃馨和素菊织成的
洁白的花毯
 
这些鲜活的花朵
是你的好女儿
我的好妹妹
走遍故乡的街市为你订购的
我们知道
尽管你是一个平凡的粗人
却喜爱庄稼  树木  花草
 
老天也似乎知道
你喜爱庄稼  树木  花草
适时地洒落了一阵润泽的雨滴
 
香烛纸钱蓬蓬勃勃地燃烧
在火光和纸灰之间
在绿树和烟雨之间
你的面容隐约闪现
我俯身叩拜
在心底和你默默告别
爸  你安息吧
 
父亲  你听到了吗
  
2007-08-07

  评论这张
 
阅读(959)|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