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揭开史上最深度的潜伏—汉灭南越之谜(下)  

2010-10-20 12:01:47|  分类: 史上的魔鬼细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特遣人员贪功逼反了吕嘉

 

《南越列传》接着记述说,吕嘉从弟弟所统军队中分出一部分人马,护送自己返回家中,从此借口有病,再也不肯见南越王以及汉朝使者,暗中与大臣们谋划,准备发动叛乱。

赵兴从来就没有杀死吕嘉的念头。吕嘉知道这一点,因此过了几个月也没动手。

樛氏一心想杀死吕嘉,但由于她和安国少季通奸,南越国人不肯追随她,情夫及其汉朝使者团这帮窝囊废指不上,儿子又不肯出头,凭借她自己的力量根本做不到。

仔细品味这段记述可以看出,吕嘉并没有公开与汉王朝决裂的决心。以他那样资深的政治大老,如果有此决心,是不会顾忌赵兴对他是否心存善念的。他不肯见赵兴和使者团很正常,谁吃过一回鸿门宴,还会再去吃第二回,除非是脑子被驴踢了,要么就是活腻歪了。

可以说,如果此时汉王朝能及时给吕嘉送去几颗定心丸,比如裂土封侯,颁赐具有盟约保证性质的“铁券丹书”什么的,南越问题就会得到和平解决,就不会发生后来的流血叛乱和平叛大战。

然而,特遣的情报人员(包括使者团和樛氏)出于贪功心理,没有向汉武帝提出这种可能,反而夸大了吕嘉的反动性。而汉武帝一贯自大的性格,又使他难以作出这种判断,致使汉王朝错失这一和平解决的机会,最终逼反吕嘉,导致了血流成河,焦土遍地的残酷战争。

——“可怜永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历史的吊诡与无情,想来真是令人扼腕叹息。

《南越列传》接下来记述道:“天子闻嘉不听王,王、王太后弱孤不能制,使者怯无决。”这句话细分析起来大有文章。

汉武帝得知“吕嘉不服从南越王,南越王和王太后势孤力弱,不能控制局面”这一情况,应当是来自于安国少季专班的报告。而“使者们怯懦不敢决断”这一情况,不可能是安国少季专班自打嘴巴反映的,只能是来自另一方面的报告。哪一方面呢?来自樛氏最为合理,只有她最有理由下这个结论。因为本来她设计好了“鸿门宴”,要当场干掉吕嘉,可是安国少季专班不敢配合,致使功亏一篑。作为一个高级卧底,她必然要将这一情况向上级及时反映,表述功劳,撇清责任。

这也说明樛氏与汉武帝之间另有直接沟通的管道,她与安国少季只是分工合作的关系,并不相互统属。

这样的人事安排有好处,上级可以听到来自前线两方面的真实信息,也利于掌控;但也有负面作用,由于前线缺乏统一指挥,遇到重大问题只能由后方做出决策,而后方毕竟不如前线掌握情况精准及时,决策难免出现偏差或贻误。

汉武帝综合两方面的情报做出分析认为,南越王赵兴已同意归汉,只有吕嘉想叛乱,不足以兴兵。但他也没想到采取安抚政策和平解决,而是采取了为南越问题专班加派人手的方式,选派庄参做第二梯队特使,要他率领二千人马前往南越。

庄参头脑很清醒,对汉武帝说:作为友好使者前往,几个人就足够了;如果作为武力威胁,二千人不足以解决南越问题。庄参推辞不肯去,汉武帝就罢免了他的官职。此人就此从汉朝的历史舞台消失,连曾任什么官职都没留下来。

古往今来,头脑不清醒,急于贪功的人向来比庄参这样稳重的人多。

来自郏地(今河南中牟东部)的壮士,前任济北相(诸侯济北国的首相)韩千秋挺身而出,对汉武帝说:以区区之越,又有王太后应,独相吕嘉为害,愿得勇士二百人,必斩嘉以报。

翻译成现汉就是:以区区的南越,又有王太后作为内应,只有丞相吕嘉为害,有什么难摆平的?我愿率领勇士二百人前往,一定杀掉吕嘉,还报朝廷。

——这句话无疑坐实了本人前面的推断,樛氏就是汉王朝派出的潜伏者。

汉武帝就喜欢这种敢于征讨四夷,铁血报国的人,当即任命韩千秋为第二梯队特使,樛氏的弟弟樛乐为副使,让他们率领二千人出使南越。

既然韩千秋抱着杀人立功的目地,这二千人肯定是武装到了牙齿,行动也必然充满了杀机。

眼见来者不善,吕嘉岂能坐以待毙。公元前112年四月,韩千秋一行进入南越国境,吕嘉及其亲信立即发动叛乱,向国内军民发布命令,煽动说:国王年幼,太后是中原人,又与汉朝使者通奸,一心想归附汉朝,要将先王所有的贵重宝器献给汉朝天子为自己讨好,还要随行带走很多人,等走到长安后,将他们卖给汉人作奴仆。太后只求自己脱身归国的一时之利,而不顾赵氏的社稷,也没有为后世子孙长久考虑的意思。

这份“讨樛氏檄”有给樛氏造谣抹黑的成份,但樛氏想将赵氏的江山拱手送给大汉的确是事实。一个外来女人要将赵氏经营了百八十年的江山拱手送人,接受赵氏领导多年的南越国人当然要愤愤不平。

这样,吕嘉就占得了人和之机。他与自己任将军的兄弟借人和之力,率兵攻打南越王宫及汉朝使者团驻地。史上最深度的女潜伏者樛氏就此壮烈殉国,她的儿子南越王赵兴,情夫兼同志安国少季以及汉朝专班的全体成员一同捐躯。

大汉的潜伏行动和颠覆南越的计划至此功亏一篑,宣告终结。

 

暗战为明战开辟了道路

 

解决了赵兴、樛氏及汉朝使者团之后,吕嘉仍然需要借助赵氏的旗号以为号召,便派人通告苍梧秦王赵光,以及各郡、县要员,拥立赵婴齐与元配南越籍妻子所生的长子术阳侯赵建德为新一代南越王。

此时,那位意气风发的大汉第二梯队特使韩千秋率军攻破了南越境内的几个小城镇,更加不可一世。南越人则采取了诱敌深入的战术,让开道路,供给饮食。这二千汉军行进到距番禺将近四十里的地方,落入了南越军的伏击圈,结果全军覆没。

吕嘉随后派人将汉朝使者的符节封装在匣内,送到边塞,附带讲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谎言以示谢罪,同时发兵防守各处要隘关塞。

这样的结局明显出乎汉武帝的预料之外,此时他大概意识到了前线情报有误,自己判断出错,因此,他在颁布抚恤命令时说韩千秋虽说没有成功,但仍不失为勇于冲锋陷阵的军中楷模,封他儿子韩延年为成安侯。樛乐的姐姐身为王太后,率先主张归属汉朝,封樛乐的儿子樛广德为龙亢侯。

这里专门提到了樛氏,并褒奖她的亲人以示对她爱国情怀的肯定。而安国少季、终军、魏臣等人,汉武帝连提都没有提,显然是怪罪他们工作失职。

以汉武帝的性格当然不能容忍吕嘉的叛乱行径,接着,他下令征发罪人(轻刑犯,可戴罪立功以赎罪)及江、淮以南的十万水军前去讨伐南越国。

112年秋季,汉武帝派遣卫尉路博德为伏波将军,从桂阳出发,沿汇水(今广东连江)南下;以主爵都尉(主管列侯事务的武官)杨仆为楼船将军,从豫章(今南昌一带)出发,直下横浦关;以先前归顺汉朝并被封为侯爵的两个南越人严、甲分别为戈船、下厉将军,从零陵(今广西区全州东北)出发,一人率军沿离水(即漓江)而下,一人率军直达苍梧;派驰义侯遗征发巴、蜀地区的罪人,并征调夜郎国的军队,沿牂柯江(北盘江)而下。要求各路人马都到番禺会师。

这一役汉朝出动了多少军队,史料没有确切记载,大略推算一下,仅杨仆所部就有十万水军,路博德所部原本就在桂阳驻有大军,加上后来配属的罪人,恐怕也不会低于十万,再加上另外几路人马,估计总数不会低于三十万人。

而南越国的军队有步兵、骑兵、车兵、水兵,号称“带甲百万有余”(《汉书·两粤传》赵佗致汉文帝书),实际上不会有那么多,但二三十万兵员总还是有的,加之五岭关隘易守难攻,因此,这一仗双方打得难解难分。

汉军从前112年秋天一直打到111年冬天(汉初采用颛顼历,十月为每年的第一个月,冬天是一年的首季),足足花费了三个月时间,才取得了突破性的战果。残暴嗜杀的杨仆率精兵首先攻克南越的要塞寻陜,接着又攻破南越国都城番禹的西北门户石门,俘获了南越一批船只和军粮,随即向前推进,挫败前来阻击的越军前锋,率领数万大军进抵番禹外围,等待路博德前来会合。

路博德率领配属给他的罪人,因路途遥远,战斗艰苦,等到与杨仆会师时,所部只剩下一千多人了。两军会合后,杨仆率军在前,路博德所部在后,开抵番禺城下,分头攻城。

两人采取了不同的策略,杨仆是不断凶悍地进攻,击败了南越军队,而后放火烧城;而路博德是攻心为上,扎下营寨,派人招抚南越人。这一打一拉,有效地瓦解了南越人的斗志,使他们纷纷向路博德所部投降。

吕嘉、赵建德见势不妙,趁黑夜率领部属数百人乘船逃到海上。城中军民失去首领,无心再战,于黎明时分向路博德请求投降。路博德借机询问投降的南越贵族,了解到吕嘉逃走的方向,派兵前去追赶,将赵建德、吕嘉双双拿获。

苍梧秦王赵光、南越揭阳县令史定见大势已去,主动向汉军投诚。南越桂林监(监察桂林郡的首长)居翁不仅自己投诚,还说服了西瓯、骆越等地区官员向汉军输诚,归属汉朝。

至此,于公元前204年建国,传了五任国王,存在了93年的南越国宣告消亡。

汉军追击不肯归服的南越军,顺带渡海将海南岛业纳入了大汉版图。汉朝随后就将这一地区划分为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阯、九真、日南、珠崖、儋耳九郡。

汉灭南越之战至此画上了句号,但有一个问题值得深思。

《淮南子·人间训》记载,当初秦始皇时代为了征服岭南地区,出动五十万大军,分五路攻打了三年都没打下来,主帅屠雎还兵败身死。要知道那时的岭南地区还处于方国和部落混杂的落后社会形态,生产力低下;当地的百越民族人口也少得可怜,大概还没有秦军多;而此时的南越国疆域大于彼时数倍,人口多于彼时不止数倍,又早已进入了生产力发达的封建社会;可为什么相较当年的岭南,显得如此不堪一击,仅仅三个月就被汉军占领了全境呢?

本人分析有这样几层原因,一是经过赵佗“和辑百越”的长期努力,当地的百越民族和中原人逐步融合,淡化了民族观念,这使得他们对汉王朝缺乏民族敌意,因而抵抗意志不似当初那般坚决。二是日子好过了,人们的文明程度提高了,悍不畏死的精神自然大为衰减了。三是汉朝的暗战还是卓有成效的,造成南越政权内讧,分化了南越国人的凝聚力,使他们陷入了不知应当为谁而战的困惑,失去了斗志,从而为后来的明战铺平了道路。

在《南越列传》的结语中,司马迁说了这样一句话:“婴齐入朝,其后亡国,征自樛女”。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从当初赵婴齐入朝充任侍卫,到后来南越亡国,这里面有一条脉络可循,其征兆就在于赵婴齐娶了樛氏的女儿。

太史公一言以蔽之,本人也不必再说什么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0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