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子路之死与卫国宫廷政变  

2010-01-11 23:23:38|  分类: 史上的魔鬼细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路,名仲由,是孔子的得意弟子。他秉性正直,为人勇武,重义守诺,忠于职守,是个非常可爱的人物。孔子曾说:“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也就是说:“我的主张如果行不通,就乘木伐子到海外去。肯跟随我的,大概只有仲由了。”可是,没有等到这一天,子路就死掉了,而且死得很不值。

子路的死与卫国宫廷的一段淫乱纠结有关。要想理清这段纠结的来龙去脉,得从卫灵公姬元说起。

卫灵公这个人有点不着调,他的优点是勇敢果断、尊重人才,缺点是头脑不大灵光,而且私生活很非主流。

他是历史上著名的同性恋者,曾留下“分桃”的典故。某天,卫灵公和他宠爱的美男弥子瑕同游桃园,弥子瑕吃一个桃子觉得很好吃,把剩下的一半送给卫灵公分享。卫灵公很感动,说:“你真爱我呀,不舍得自饱口福,留给我吃。”后来,弥子瑕年纪大了,卫灵公不喜欢他了,反过来拿这件事责怪弥子瑕,说:“这家伙竟然把吃剩的桃子给我吃。”

抛开这种同性恋是否畸形且不论,就说这同样一个举动,爱与不爱时的感觉竟然会是相反的。这就说明一个问题,爱仅靠感性是不靠谱的,还需要有理性成分维护和支撑。比如,感恩与包容。

卫灵公私生活非主流,他的夫人南子也够另类。这位历史上著名的浪荡美女,对美男名男一向有“集邮”的癖好。

她爱慕孔子,曾专门单独约见。由于见面地点、过程有些暧昧,让子路怀疑孔子和这个女人有了一腿。孔子不承认,被迫指天发誓。说:“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也就是说:“我老汉若有什么花心,就让老天嫌弃我吧!”

这誓言可是够毒的。一个人若是被宇宙嫌弃,或者说被上帝嫌弃,那成什么了?见老师发下如此毒誓,子路也只好姑且信之了。

南子作风淫荡,卫灵公不但不吃醋,还为她物色“面首”。南子喜欢宋国的美男公子朝,卫灵公专门把宋朝请来和南子幽会。当然,以他好男风的癖好,肯定是要顺便揩油的。这段混乱的奸情路人皆知。

一次,卫灵公的儿子——太子姬蒯聩路过宋国境内,宋国人纷纷冲这位太子爷唱起歌谣:“既定尔娄猪,盍归吾艾豭?”什么意思?就是说:“你们发情的母猪已经得到了满足,为什么还不归还我们那漂亮的公猪?”

丑闻都被编成歌谣四处传唱,可见卫灵公夫妇的荒唐名声有多响。

蒯聩羞愧难当,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吩咐属下戏阳速说:“咱们回去之后,你跟着我去拜见南子,到时候我一给你递眼色,你就杀了她!”戏阳速当即允诺。

回国后,蒯聩立马领着戏阳速去见南子,可是连使三次眼色,戏阳速还不出手。南子淫荡不假,可一点也不傻,她察觉这位太子爷和他手下的神色不对劲儿,撒腿就逃,找到卫灵公,哭诉说:“蒯聩要杀我!”

卫灵公急忙拉着南子的手跑上高台(设有防御设施的楼台,等于近代的炮台、炮楼)躲避。

蒯聩见事已败露,一溜烟跑到宋国避难去了。事后,蒯聩责怪戏阳速言而无信,戏阳速说自己不想当替罪羊。

蒯聩还是梦想有朝一日回国接班的,但留在宋国没有指望不说,搞不好还有可能被引渡给他老爸。于是,他辗转投到了他老爸的死对头——晋国上卿赵鞅的门下。

公元前493年四月,卫灵公薨了,卫国人拥立了蒯聩的儿子姬辄即位,是为卫出公。为什么号为“出”呢?因为,他后来被他老爸姬蒯聩赶下台,流亡国外了。

权力真是容易使人丧失人性的东西,绝对的权力甚至能使人变得没有人性。

赵鞅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插手卫国的机会。六月十七日,赵鞅率军护送蒯聩进入卫国,想把他安置在戚地。由于是秘密行动,夜间行军,结果迷了路。这时,赵鞅招纳的幕僚,足智多谋的阳虎发挥了作用,建议说:“沿着河东岸往南走,肯定会到达。”

他们这样走下去,果然到了戚邑城外。为了哄骗戚邑人开城,赵鞅让蒯聩脱下帽子,头缠麻布,身着素服,装作回国奔丧。又让另外八个人穿着丧服,假装是从卫国前来迎接,然后号哭着通报守门人请求开城门,守门人给骗过了,放他们进了城。

赵鞅就此在卫国建立了一个根据地。

蒯聩被赵鞅送入戚地之后就一直呆在那里。现任卫国君主卫出公是他的亲生儿子,也没好意思把这位老爹赶走。可是,蒯聩却不甘心,想把儿子赶走,自己做老大。

蒯聩的姐姐,也就是卫出公的姑姑,是卫国执政大臣孔悝的母亲,人称孔姬。她在丈夫孔圉死掉后,和家里的年轻男仆浑良夫私通。

蒯聩想登上君位,就拉拢浑良夫帮忙,答应事成之后提拔浑良夫做大夫,而且赦免死罪三次。从仆人到大臣,谁不乐意呀?于是,浑良夫就和蒯聩盟誓,答应为他向情妇孔姬求情。

公元前480年年底,浑良夫带着蒯聩潜回卫国都城帝丘,趁着天黑,装作女人混进了孔悝家里,来到了孔姬住处。想必以前为了偷情,浑良夫没少这么干,熟门熟路。

有些女人为了情欲是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的。这位孔姬就是一个典型。这个骚情女人不仅同意帮助弟弟赶走外甥,篡夺君位,而且亲手操着利戈,走在前面带路去逼迫担任执政大臣的儿子就范。蒯聩和五个帮手身披皮甲,用车拉上一只公猪,紧随其后。

拉上公猪干什么用?马上就知道。

孔悝哪能防备他妈妈呀,结果被他妈妈、舅舅这一伙人控制住了。在利刃的威逼之下,孔悝被迫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也就是搞掉表弟的君位,拥立舅舅做国君。并且与他们杀猪歃血盟誓。随后,他又被劫持到高台上面,作为人质。

孔悝的管家栾宁是个很有趣的家伙。他正准备喝酒,吃烤肉。烤肉还没熟呢,就听说发生政变了。

这老先生也没察看一下政变是什么情况,对方有多大实力,就急忙派人告知孔悝的邑宰(领地总管)子路。他自己呢,则吩咐人驾上马车,装上酒具烤炉,赶到宫中,拉上卫出公姬辄,然后像出游一样,一路喝着酒吃着烤肉,潇潇洒洒地出了都城,逛到鲁国去了。

若说栾宁这人没心没肺吧,也不全是,他不光惦记着酒肉,还没忘了通知子路,也没忘记带上卫出公。估计他是老奸巨猾,看透了这一家不着调的烂人,这一堆乌七八糟的破事,管不得。

可是,子路这人太耿直了,闻听政变消息,他不逃不避,反倒急急忙忙往城内赶,一心想解救主子孔悝。而孔子的另一弟子高柴(字子羔),当时在卫国担任狱吏,闻听内乱,则急忙往城外跑。这一对同窗好友恰巧在城门外走了个碰头。

孔子曾教导弟子们说:“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高柴把老师这句话记得挺牢靠,极力劝阻子路不要进去,以免遭受祸难。

子路却说:“吃了人家的俸禄,不可躲避祸难。”说完,义无反顾地冲进城里。

子路到达孔氏大门口,守门的公孙敢也劝阻他不要进去做无用功。子路又训斥公孙敢不仗义,拿人钱财,不肯替人消灾。又说自己可不这样,拿人钱财,必须替人消灾。然后,他乘有人从门里面出来的空当,闯了进去。

子路冲到了高台之下,扬言要放火烧高台,逼迫蒯聩释放孔悝。

蒯聩一看自己要变成烤鸭子,又急又怕,指使手下武士石乞、盂黡下台攻击子路。

子路这人也没脑子,你身为总管,又是年过花甲的老人了,要打架倒是多叫一些帮手呀!他没有,自己以一敌二和这两位武士打了起来。打着打着,他的帽带给人一戈斩断,帽子随之掉到了地上。

这时候,甭说帽带断了,帽子掉了,就是裤带断了,裤子掉了,也不能管它。要么打败敌人,要么迅速逃离。

可是,子路的思维真是特殊,竟然说:“君子死,冠不免。”回身捡起帽子,系好帽带。等他把这两件事做完,他的老命也就此玩完了。

孔子对弟子们的了解可真是透彻!他一听到卫国发生动乱,就预言说:“高柴啊,他会回来的。由(子路)啊,会死掉呀!”

想一想真是为子路不值,人家父子、母子、舅甥、姑侄,还有情夫情妇之间这一通乱事儿,你跟着瞎掺和什么呀?结果怎么样,就他一个傻蛋白死了,别人什么事都没有。孔悝拥立了他舅舅蒯聩做了卫庄公,他自己则继续担任卫国的执政大臣。

 

 

附录:史料出处,相关原文:

 

《韩非子·说难》:

昔者弥子瑕有宠于卫君。卫国之法:窃驾君车者刖。弥子瑕母病,人间往夜告弥子,弥子矫驾君车以出。君闻而贤之,曰:“教哉!为母之故,亡其刖罪。”异日,与君游于果围,食桃而甘,不尽,以其半啖君。君曰:“爱我哉!亡其口味以啖寡人。”及弥子色衰爱弛,得罪于君,君曰:“是固尝矫驾吾车,又尝啖我以馀桃。”

 

《史记·孔子世家》:

灵公夫人有南子者,使人谓孔子曰:“四方之君子不辱欲与寡君为兄弟者,必见寡小君。寡小君愿见。”孔子辞谢,不得已而见之。

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门,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环佩玉声璆然。

孔子曰:“吾乡为弗见,见之礼答焉。”子路不说。孔子矢之曰:“予所不者,天厌之!天厌之!”

居卫月余,灵公与夫人同车,宦者雍渠参乘,出,使孔子为次乘,招摇市过之。孔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左传·定公十四年》:

卫侯为夫人南子召宋朝,会于洮。

大子蒯聩献盂于齐,过宋野。野人歌之曰:“既定尔娄猪,盍归吾艾豭。”大子羞之,谓戏阳速曰:“从我而朝少君,少君见我,我顾,乃杀之。”速曰:“诺。”

乃朝夫人。夫人见大子,大子三顾,速不进。夫人见其色,啼而走,曰:“蒯聩将杀余。”公执其手以登台。

大子奔宋,尽逐其党。故公孟彄出奔郑,自郑奔齐。

大子告人曰:“戏阳速祸余。”戏阳速告人曰:“大子则祸余。大子无道,使余杀其母。余不许,将戕于余;若杀夫人,将以余说。余是故许而弗为,以纾余死。”

 

《左传·哀公十五年》:

卫孔圉取大子蒯聩之姊,生悝。孔氏之竖浑良夫长而美,孔文子卒,通于内。大子在戚,孔姬使之焉。大子与之言曰:“苟使我入获国,服冕乘轩,三死无与。”与之盟,为请于伯姬。

闰月,良夫与大子入,舍于孔氏之外圃。昏,二人蒙衣而乘,寺人罗御,如孔氏。孔氏之老栾宁问之,称姻妾以告。遂入,适伯姬氏。

既食,孔伯姬杖戈而先,大子与五人介,舆豭从之。迫孔悝于厕,强盟之,遂劫以登台。栾宁将饮酒,炙未熟,闻乱,使告季子。召获驾乘车,行爵食炙,奉卫侯辄来奔。

季子将入,遇子羔将出,曰:“门已闭矣。”季子曰:“吾姑至焉。”子羔曰:“弗及,不践其难。”季子曰:“食焉,不辟其难。”子羔遂出。

子路入,及门,公孙敢门焉,曰:“无入为也。”季子曰:“是公孙,求利焉而逃其难。由不然,利其禄,必救其患。”有使者出,乃入。曰:“大子焉用孔悝?虽杀之,必或继之。”且曰:“大子无勇,若燔台,半,必舍孔叔。”

大子闻之,惧,下石乞、盂黡敌子路。以戈击之,断缨。子路曰:“君子死,冠不免。”结缨而死。

孔子闻卫乱,曰:“柴也其来,由也死矣。”孔悝立庄公。

 

  评论这张
 
阅读(3318)|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