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赵氏孤儿的真相——其实说的是韩信家事  

2009-10-29 21:32:47|  分类: 春秋战国中的赵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元前290年前后,赵盾的儿子——晋国卿大夫赵朔英年早逝,留下寡妇赵庄姬和孤儿赵武。

这时,赵氏家族在晋国的地位还是如日中天,赵盾的同父异母兄弟赵同、赵括均为卿大夫,赵括还兼任公族大夫,赵同经常作为国家特使主持国际事务,小弟弟赵婴虽说未能列于卿位,但多年前就是中军大夫,地位也不低。而且赵庄姬本人就是晋景公的亲姐姐。

这样一个世卿家族,与公室又有姻亲关系,怎么会遭遇灭门大祸呢?问题就出在赵庄姬和她的叔公赵婴身上。《左传·成公四年》(即公元前587年)郑重其事地如是记载“晋赵婴通于赵庄姬。”

你说这叫什么事情?侄子年纪轻轻,撒手人寰,留下孤儿寡母,作为长辈,你赵婴帮助照顾一下这娘俩是理所应当的,但是你万万不该把耐不住孤寂的侄媳妇照顾到床上去呀!

这种行为,对于赵庄姬来说是可以理解——寡妇嘛,缺男人,但不好原谅——你找谁不好,偏找叔公公。可对于赵婴来说,是不能理解,更不能原谅——你又不缺女人,又是长辈,为何要做这种不伦的事情?结果后来,就是这一段不伦情缘,引发了赵同、赵括家族惨遭灭门的灾难。

当然这个悲剧后果也不能完全怪罪这对不伦男女,赵同、赵括兄弟的性格缺陷也是导致悲剧发生的重要因素之一。这二位的性格显然过于争强好胜,但本事未见其强。

公元前597 年春,“楚、晋邲之战”时,这二位就积极主战,结果除了随败军逃跑而外,没见有什么作为。公元前585年,晋军征伐蔡国,楚军起兵救援,这二位又积极要求与楚军打一场,被主帅栾书拒绝。

你智商不高,情商高也行;你能力不强,魅力强也行。这二位好像这四样都不怎么样。公元前594年,晋景公派遣赵同到周王室进献俘虏的赤狄战俘,赵同对王室表现得很不恭敬。刘康公说:“不到十年,原叔(赵同)一定有大灾难。上天已经夺走了他的魂魄了。”结果一语成谶。

《左传·成公五年》(公元前586年)记载(原文附后),赵同、赵括发现兄弟竟然和儿媳妇私通,非常恼火,要把赵婴放逐到齐国。赵婴说:“有我在,所以栾氏不敢作乱。我去流亡,两位兄长恐怕就要有麻烦了。而且人都有各自的长处和短处,你们放我一马又有什么坏处?”

赵婴虽说没有像两位哥哥混进了卿一级的高层,但他确实比这二位有头脑。邲之战时,他就事先料到晋军要败,提早准备好了渡船,得以顺利逃走。这次,他又事先料定栾氏要对赵氏不利,心中想必早有了应付之策。可惜,赵同、赵括不听,硬是把这位乱搞的小老弟给赶走了。

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可心的情夫,结果被人赶走,还得继续守寡,赵庄姬的心情会怎么样,我们只要看一看现实中层出不穷的情杀新闻就知道了——人世间的怨恨恐怕莫过于此。

这股怨恨之火在赵庄姬心里熊熊燃烧了三年之后,终于喷薄而出,喷向了赵同、赵括家族,引发了一场惨烈的人间悲剧。

公元前583年,赵庄姬找到了两支强有力的同盟军,一支是栾书为首的栾氏家族,另一支是郤锜、郤犨、郤至为主导的郤氏家族。栾书、三郤,个个都是野心勃勃,心毒手辣的狠角色,争权夺利的本性使他们早就瞧着赵氏兄弟不顺眼了,因此与赵庄姬一拍即合。

赵庄姬到弟弟晋景公那里告黑状,说赵同、赵括要谋反,栾氏、郤氏可以作证。仅仅一个正卿栾书作证,晋景公就不能不信,况且还有郤氏三巨头作证。晋景公本来就狗脾气,至此勃然大怒,下达了征讨赵氏兄弟的命令。

栾氏、郤氏率领各自家族的武装配合晋景公的直属军队攻杀赵氏。以赵同、赵括哥俩的脾气当然是要率领私家武装殊死抵抗的,可以想象战况是相当的惨烈。最终,赵氏家族寡不敌众,惨遭灭门。

赵武当然没事,他早跟着他妈妈赵庄姬住到舅舅晋景公的宫廷里去了。

晋景公把赵氏的封地赐给祁奚。韩厥觉得该站出来为赵家说句公道话了,他对晋景公说:“以赵衰的功勋,赵盾的忠诚,却没有后代继承家业,这样子,做好事的人都要害怕了。三代的贤明君王,他们的后代都能够几百年保持天子的地位,难道中间就没有邪恶的君王吗?只不过他们靠着祖先的贤明德行才得以免除。《周书》说‘不敢欺负鳏夫寡妇’,是以此来发扬道德。”

韩厥这番话说得很艺术,也很有力量。晋景公面对的是各大世卿家族势力尾大不掉的局面,当然怕这些家族和他离心离德,也不想背上欺负孤儿寡母的名声,况且这孤儿寡母还是他的亲人。于是,晋景公就确立赵武为赵氏的继承人,归还了赵氏的封地。

以上就是“赵氏孤儿”一事的真相! 

也许,有朋友会疑问,赵氏孤儿的故事好像不是这样子的。没错,千百年来流传于世人当中的赵氏孤儿的故事的确不是这样子,而是另一个版本:

晋灵公时期的宠臣屠岸贾对赵家心怀仇恨,当他混到晋国司寇——司法部长的地位时便以追究赵盾曾经杀害晋灵公的罪名,诛杀赵氏一族,赵朔、赵同、赵括、赵婴等赵氏子孙统统被杀,只有身怀有孕的赵庄姬逃到弟弟晋景公那里才幸免于难。屠岸贾还贼心不死,想等赵庄姬生下孩子之后杀掉那孩子,斩草除根。赵家的门客程婴和公孙杵臼为了营救这个孤儿,苦心孤诣上演了一出搜孤救孤的戏……

这个版本太生动感人了,估计司马公在写作这个故事时也会感动得心潮澎湃,可惜这不是史实。

这个故事最早见于《史记·赵世家》和《韩世家》,说这件事发生在晋景公三年,即公元前597年,但《左传》、《公羊传》、《谷梁传》都明确记载赵氏遭诛杀是在晋景公十七年,即公元前583年,而且只涉及赵同、赵括,没有赵婴。更奇怪的是,《史记·晋世家》关于此事的记载和《左传》一致,和《赵世家》、《韩世家》截然不同,《史记·十二诸侯年表》却明确记载晋景公将赵氏田地归还赵武一事在晋景公十七年,即赵氏遭诛杀的当年。

说赵氏被诛杀是在晋景公三年绝对是非常明显的错误,因为据史料记载在那一年之后,赵同、赵括等依然活跃在晋国的军事、外交战线上。而且,那时候赵武还未出生呢,哪里来的赵氏孤儿呢?

司马迁为什么不惜自我矛盾,写下这样一个故事呢?后世学者有不同的揣测,有人说是因史料来源不同,司马公不好取舍,故意并存,以待后人辨析。也有人说,司马公采用的是赵国的史料,赵国史官为了隐讳赵氏灭门案是因乱伦而起,因而编造了这样一个故事。

本人觉得这两种揣测都不够好,倒是另有一种说法更接近司马公的本意——其实,这是一个关于韩信存孤的故事。

西汉初年,韩信被吕后设计杀害,韩信的两位门客找到“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宰相萧何,请他负起责任,拯救韩信的遗孤——三岁的儿子。

萧何说这孩子留在中国是肯定不行的,只能送到境外去。当时,南越武王赵佗独立于南中国,自成一国,但他原本是赵国真定人士,与中原保持着一定的联系。萧何给赵佗写了一封信,托付他照顾韩信遗孤。

韩信的两位门客带着这封引荐信,保护韩信的遗孤历尽千辛万苦到达了南越国都城番禹(今广州)。韩信遗孤得到赵佗的庇护,在南越长大成人娶妻生子,繁衍了许多后人。后来,南越归汉,韩信后裔为了避免迫害,将韩字拆开,取其一半改姓“韦”。

今天,生活在香港大围村、上径口村及田心村的韦姓村民据说都是韩信的后人,具有四百余年历史的大围村韦氏宗祠门顶横匾题为“京兆堂”,两旁对联为“淮阴世泽”和“京兆家声”。“京兆”是指唐代诗人、政治家韦夏卿,他曾于公元801年出任唐代京兆尹——即首都长安市一把手,柳宗元曾在他的手下任职,和他私人关系很好。柳宗元集中收有《为韦京兆祭杜河中文》、《为韦京兆祭太常崔少卿文》等文章。而“淮阴”指的就是韩信,因为他遇害之前的身份是淮阴侯。据说,韦氏宗祠内供奉的神主灵牌背后都写有 “韩”字,以示饮水思源,不忘先祖之意。

司马迁为人正直,看不惯汉家皇帝对功臣宿将的刻薄寡恩,总想为这些人鸣不平。他替李陵鸣冤,导致自己身遭阉割之刑就是一个例证。

在编撰《史记》时,他又想替韩信鸣不平,但不敢明言,于是,便借助写作《赵世家》赵氏被灭门一事将这件事情记录下来。这段故事中虚构的那个坏蛋屠岸贾暗指吕后,韩厥暗指萧何,赵氏暗指韩氏,孤儿长于公室指的是赵佗的王宫,而程婴、公孙杵臼这两个在春秋史上本不存在的人物,实际上就是拯救韩信遗孤的那两位忠诚门客的名字。

这究竟是不是真相,我们姑且存疑,但作为国家的有功之臣,韩氏、赵氏都曾蒙受了天大的冤屈却是真的。我们更应该知道赵氏遭灭门的历史真相并不是小说和戏曲中流传的那样,我们要尊重历史。 

 

附录:史料出处,相关原文:

 

 

《左传·宣公十二年》(前597年):

夏六月,晋师救郑。荀林父将中军,先縠佐之。士会将上军,郤克佐之。赵朔将下军,栾书佐之。赵括、赵婴齐(即赵婴,后流亡齐国名字多加了一“齐”字)为中军大夫。巩朔、韩穿为上军大夫。荀首、赵同为下军大夫。韩厥为司马。

 

《左传·宣公十五年》(前594年):

晋侯使赵同献狄俘于周,不敬。刘康公曰:“不及十年,原叔(即赵同,封地在原邑)必有大咎,天夺之魄矣。”

 

《左传·成公三年》(前588年)

十二月甲戌,晋作六军。韩厥、赵括、巩朔、韩穿、荀骓、赵旃皆为卿,赏鞍之功(在“齐、晋鞍之战”中立功)也。

 

《左传·成公四年》(前587年):

晋赵婴通于赵庄姬。

 

《左传·成公五年》(前586年):

五年春,原、屏放诸齐。婴曰:“我在,故栾氏不作。我亡,吾二昆其忧哉!且人各有能有不能,舍我何害?”弗听。婴梦天使谓己:“祭余,余福女。”使问诸士贞伯,贞伯曰:“不识也。”既而告其人曰:“神福仁而祸淫,淫而无罚,福也。祭,其得亡乎?”祭之,之明日而亡。

 

《左传·成公六年》(前585年):

冬,季文子如晋,贺迁也。

晋栾书救郑,与楚师遇于绕角。楚师还,晋师遂侵蔡。楚公子申、公子成以申、息之师救蔡,御诸桑隧。赵同、赵括欲战,请于武子,武子将许之。知庄子、范文子、韩献子谏曰:“不可。吾来救郑,楚师去我,吾遂至于此,是迁戮也。戮而不已,又怒楚师,战必不克。虽克,不令。成师以出,而败楚之二县,何荣之有焉?若不能败,为辱已甚,不如还也。”乃遂还。

 

《左传·成公八年》(前583):

晋赵庄姬为赵婴之亡故,谮之于晋侯,曰:“原、屏将为乱。”栾、郤为征。

六月,晋讨赵同、赵括。武从姬氏畜于公宫。以其田与祁奚。韩厥言于晋侯曰:“成季之勋,宣孟之忠,而无后,为善者其惧矣。三代之令王,皆数百年保天之禄。夫岂无辟王,赖前哲以免也。《周书》曰:‘不敢侮鳏寡。’所以明德也。”乃立武,而反其田焉。

 

《史记·十二诸侯年表》:

晋景公十七年,复赵武田邑。

 

《史记·晋世家》:

十七年,诛赵同、赵括,族灭之。韩厥曰:“赵衰、赵盾之功岂可忘乎?柰何绝祀!”乃复令赵庶子武为赵後,复与之邑。

 

《史记·赵世家》:

晋景公之三年,大夫屠岸贾欲诛赵氏。初,赵盾在时,梦见叔带持要而哭,甚悲;已而笑,拊手且歌。盾卜之,兆绝而后好。赵史援占之。曰:“此梦甚恶,非君之身,乃君之子,然亦君之咎。至孙,赵将世益衰。”屠岸贾者,始有宠于灵公,及至于景公而贾为司寇。将作难,乃治灵公之贼以致赵盾,遍告诸将曰:“盾虽不知,犹为贼首。以臣弑君,子孙在朝,何以惩皋,请诛之。”韩厥曰:“灵公遇贼,赵盾在外,吾先君以为无罪,故不诛。今诸君将诛其后,是非先君之意,而今妄诛。妄诛谓之乱。臣有大事而君不闻,是无君也。”屠岸贾不听,韩厥告赵朔趣亡。朔不肯,曰:“子必不绝赵祀,朔死不恨。”韩厥许诺,称疾不出。贾不请而擅与诸将攻赵氏于下宫,杀赵朔、赵同、赵括、赵婴齐,皆灭其族。

赵朔妻成公姊,有遗腹,走公宫匿。赵朔客曰公孙杵臼,杵臼谓朔友人程婴曰:“胡不死?”程婴曰:“朔之妇有遗腹,若幸而男,吾奉之;即女也,吾徐死耳。”居无何,而朔妇免身,生男。屠岸贾闻之,索于宫中。夫人置儿绔中。祝曰:“赵宗灭乎,若号;即不灭,若无声。”及索,儿竟无声。已脱,程婴谓公孙杵臼曰:“今一索不得,后心且复索之,奈何?”公孙杵臼曰:“立孤与死孰难?”程婴曰:“死易,立孤难耳。”公孙杵臼曰:“赵氏先君遇子厚,子彊为其难者,吾为其易者,请先死。”乃二人谋取他人婴儿负之,衣以文葆,匿山中。程婴出,谬谓诸将军曰: “婴不肖,不能立赵孤。谁能与我千金,吾告赵氏孤处。”诸将皆喜,许之,发师随程婴攻公孙杵臼。杵臼谬曰:“小人哉程婴!昔下宫之难不能死,与我谋匿赵氏孤儿,今又卖我。纵不能立,而忍卖之乎!”抱儿呼曰:“天乎天乎!赵氏孤儿何罪?请活之,独杀杵臼可也。”诸将不许,遂杀杵臼与孤儿。诸将以为赵氏孤儿良已死,皆喜。然赵氏真孤乃反在,程婴卒与俱匿山中。

居十五年,晋景公疾,卜之,大业之后不遂者为祟。景公问韩厥,厥知赵孤在,乃曰:“大业之后在晋绝祀者,其赵氏乎?夫自中衍者皆嬴姓也。中衍人面鸟噣,降佐殷帝大戊,及周天子,皆有明德。下及幽厉无道,而叔带去周适晋,事先君文侯,至于成公,世有立功,未尝绝祀。今吾君独灭赵宗,国人哀之,故见龟策。唯君图之。”景公问:“赵尚有后子孙乎?”韩厥具以实告。于是景公乃与韩厥谋立赵孤儿,召而匿之宫中。诸将入问疾,景公因韩厥之众以胁诸将而见赵孤。赵孤名曰武。诸将不得已,乃曰:“昔下宫之难,屠岸贾为之,矫以君命,并命群臣。非然,孰敢作难!微君之疾,群臣固且请立赵后。今君有命,群臣之愿也。”于是召赵武、程婴遍拜诸将,遂反与程婴、赵武攻屠岸贾,灭其族。复与赵武田邑如故。

及赵武冠,为成人,程婴乃辞诸大夫,谓赵武曰:“昔下宫之难,皆能死。我非不能死,我思立赵氏之後。今赵武既立,为成人,复故位,我将下报赵宣孟与公孙杵臼。”赵武啼泣顿首固请,曰:“武原苦筋骨以报子至死,而子忍去我死乎!”程婴曰:“不可。彼以我为能成事,故先我死;今我不报,是以我事为不成。”遂自杀。赵武服齐衰三年,为之祭邑,春秋祠之,世世勿绝。

 

《史记·韩世家》:

韩厥,晋景公之三年,晋司寇屠岸贾将作乱,诛灵公之贼赵盾。赵盾已死矣,欲诛其子赵朔。韩厥止贾,贾不听。厥告赵朔令亡。朔曰:“子必能不绝赵祀,死不恨矣。”韩厥许之。及贾诛赵氏,厥称疾不出。程婴、公孙杵臼之藏赵孤赵武也,厥知之。

晋景公十七年,病,卜大业之不遂者为祟。韩厥称赵成季之功,今後无祀,以感景公。景公问曰:“尚有世乎?”厥於是言赵武,而复与故赵氏田邑,续赵氏祀。

 

 

  评论这张
 
阅读(5341)|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