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赵氏孤儿”本是和平天使  

2009-12-11 03:48:53|  分类: 春秋战国中的赵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起赵武,大概很多人都会想到他作为“赵氏孤儿”的凄惨身世,但恐怕很少有人想到这位孤儿后来的人生轨迹如何,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都做过哪些事情。

事实上,赵武在历史上所留下的最值得称道的事迹,是他作为一位卓越的政治家和外交家,为实现国际和平做出的巨大贡献。他在担任晋国执政大夫期间,成功主持了史上第二次诸侯弭兵会盟,并积极巩固了这一成果,使当时中原各诸侯国免于战乱之苦长达半个世纪之久。若在今天,他必然会被称为“和平天使”,毫无悬念的成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然而在数千年的中国封建专制史上,他的这一功绩及和平理念因为不见容于帝王霸业的需要,而遭长期湮没,以至于很少有人了解。

赵武这一段事迹,要从公元前548年说起。

 

实行和平共处的外交政策

 

这一年,晋国的政坛一哥士匄去世,赵武接任了他的位子,成为晋国正卿、三军统帅、执政大臣。他主持政事伊始,便一改士匄当政时晋国在国际事务中处处以老大自居的做法,实行偃武修文,弭兵息争,和平共处的外交政策。

公元前548年7月,郑国的子展、子产率领七百辆战车攻打多次随同楚国讨伐郑国的陈国,于夜里发动突然袭击,攻陷了陈国的都城,迫使陈哀公投降,并缴获了不少战利品。

这次行动事先没有请示霸主晋国,若是换了霸道的执政如士匄,说不定就要向郑国兴师问罪。可是,赵武没有做出过激反应,只是在子产向晋国奉献战利品时,以拒绝接受表示不满,同时,派大夫士弱要子产做出解释。

士弱的辩论才能远远不是子产的对手,他的一系列质问,均被子产以巧妙的回答化解。最后,士弱竟然问起了子产为什么穿军服这样搞笑的问题,结果也被子产有理有据的回答给摆平了。

士弱再也无话可说,便向赵武汇报会谈情况。赵武听了之后,以息事宁人的态度说:“他的言辞顺理成章,违背这样合情合理的愿望不吉祥。”于是,晋国接受了郑国奉献的战利品。

公元前548年7月,晋平公和鲁、宋、卫、郑、曹、莒、邾、滕、薛、杞、小邾等诸侯在重丘会盟,接受齐国纳贡讲和。

赵武在这次国际会议上发布命令,减轻诸侯的贡品,但强调要重视礼仪。

会后,鲁国会盟大使叔孙豹觐见赵武。赵武对叔孙豹发表了自己对国际局势的看法和追求和平的主张,他满怀信心地说:“从今以后,战争可以稍加平息了。齐国的崔氏、庆氏新近当政,将要谋求与诸侯改善关系。我也了解楚国的令尹,如果恭敬地执行礼仪,用外交辞令和他对话,诸侯可以安定,战争可以停息。”

 

不图小利赢得诸侯信赖

 

公元前547年6月,赵武在澶渊会见鲁襄公以及宋国、郑国、曹国的使臣,商讨如何解决卫国侵占孙氏的封地戚地一事。

孙氏是从卫国姬姓公室分出的一个家族,世代为卫国的国卿,封地在戚地(今河南濮阳)。在孙良夫、孙林父父子当政时期,卫国一直充当晋国的头号打手,伐齐、伐秦、伐郑、伐宋、伐狄,阵阵少不下。

孙林父为人专横,公元前559年,他和二把手宁殖朝见卫献公遭到了戏弄,一气之下起兵把这位混球国君赶跑了,另立公孙剽为国君,即卫殇公。

宁殖死后,他的儿子宁喜不满孙氏一族把持国政,流亡齐国的卫献公趁机派人暗中与宁喜联络,图谋推翻孙氏的统治,夺回君位。

公元前547年2月的一天,宁喜趁孙林父和长子孙剻都在戚邑,次子孙嘉出使齐国,只有三子孙襄留守在卫都帝丘,率兵突然袭击孙氏家族,孙襄寡不敌众,负伤而死。

宁喜随后杀掉了卫殇公及其太子,扶助卫献公复辟重登君位。作为回报,宁喜如愿以偿地登上了执政宝座。(可是,他在这个位置上呆了不到一年,就被卫献公杀掉了。可见,他的确不如孙林父有见识,能做个二把手就不错了,不该有太大的野心。这是后话。)

卫国军队接着攻打戚邑,孙林父请求晋国救援,并表示带着戚邑加入晋国。晋国迅速派出一支三百人的维和部队前往,不料卫国军队根本不买账,把这支军队给全歼了,并侵占了戚邑不少土地。

赵武与鲁、宋、郑、曹四国会商之后,组成多国部队讨伐卫国,占领了卫国西部边境懿氏的六十邑土地划归给了孙氏,并囚禁了前来解释的卫献公。

卫献公是齐国长期庇护的对象,于是,齐景公专门拉上郑简公赶到晋国去求情,希望释放卫献公回国,但晋平公不同意。

齐国的智囊晏婴通过赵武的副手兼智囊叔向递话说,“作为盟主,为了臣下而逮捕其国君,怎么说也不合适。”

叔向,也就是羊舌肸,是晋平公的老师,官拜上大夫、太傅,为人学识渊博,品行正直。他本来可以直接传话给晋平公的,但他很守规矩,将这番话汇报给了赵武。

赵武觉得这话有道理,就转述给晋平公,希望放掉卫献公。晋平公不愿意放人,列举了卫献公的一系列罪状,派叔向转达给齐、郑两国君主。

这两国的执政大臣又找到晋平公,以说《诗》的方式,委婉地再度请求,晋平公口头答应释放,但还是迟迟不办。后来也不知是哪位给指点的迷津,卫国把卫献公的女儿送给了晋平公搞性贿赂,看在美人的面子上,晋平公才将卫献公给放了。有见识的人由此都意识到这位老大政治上有点昏庸了。

卫国的事情刚摆平,齐国的政界失意者乌馀引起的国际争端又摆上了台面。

这个乌馀和孙林父的情况差不多,一年前,乌馀带着他在齐国的封地廪丘(今山东鄄城东北)投靠了晋国。而后,他又袭取了卫国的羊角,侵占鲁国的高鱼,接着又攻取了宋国的一座城邑。当时正值晋国执政士匄去世,各诸侯国拿乌馀毫无办法。

赵武接任执政后,就开始考虑如何解决这件麻烦事,孙林父和卫国之间纷争的解决正好提供了一个契机和范例。

于是,赵武对晋平公说:“晋国作为盟主,诸侯有谁互相侵犯,就要讨伐,让他归还侵占的土地。现在乌馀的城邑,都是侵占来的,都在应该讨伐之列,而我们却贪图这些便宜,这样下去,就没有资格作盟主了,请把这些城邑归还给诸侯。”

晋平公权衡了一下利弊,说:“可以,谁可以去做这件事?”

赵武回答说:“胥梁带能够摆平这件事,而且不用动用军队。”

晋平公就派胥梁带前去。

公元前546年春天,胥梁带让那些失去城邑的国家准备好车兵步兵来接收土地,要求行动必须周密。而后,又通知乌馀带着他的军队出来接受封地。

乌馀不知是计,带领部下出来,胥梁带让诸侯假装把土地送给乌馀,趁机将乌馀及其部下全部逮捕。就这样,把乌馀侵占的这些城邑都夺了回来,还给各个诸侯国,这些诸侯国因此更加靠近晋国了。

 

成功主持诸侯弭兵会盟

 

宋国的左师,也就是执政向戌和赵武友好,同楚国的令尹屈建(即子木)关系也很密切,他便想利用这层关系,在诸侯间发起弭兵运动,以减少战乱。

向戌首先来到晋国将这一想法告诉了赵武,赵武召集众大夫商量此事,韩起说:“战争是残害百姓的祸事,是财货的蛀虫,是小国的大灾难,有人要消除它,虽说不可能成功,但一定要应允。不应允,楚国将会应允,以此来感召诸侯,那么我国就失去盟主的地位了。”

晋国高层一致赞同这一提议,向戌又去楚国,楚国也同意了。

向戌再去齐国,齐国人感到为难。齐国大夫陈文子(即陈须无,这人大约没长胡须)说:“晋、楚两国都答应了,我们怎么可以不答应?而且别人说‘停息战争’,而我们不答应,就一定会让我们的民众离心离德,将来还怎么使用他们?”于是,齐国人也同意了。

另一个大国秦国见这三个大国都同意了,自然不愿意做恶人,便也应允参加弭兵会盟。而后,这四个大国通告各个附属小国,约定在宋国举行会盟。

公元前546年五月至七月,晋、楚、齐、宋、卫、郑、鲁、陈、蔡、许等诸侯国掌权的卿大夫和邾悼公、滕成公在宋国首都商丘会盟,秦国虽然同意弭兵,但没有出席会议。

会议一开始,楚国就开出了一个很贪酷的条件:“晋、楚之从交相见也。”什么意思?就是晋国的仆从国同时也要朝贡楚国,而楚国的仆从国也要同时朝贡晋国。

这个条件对各仆从国显失公平,原来只需要向一个霸主纳贡,现在却要向两家同时纳贡,等于负担增加了一倍。不过,对于这些弱小国家来说,原本就没有公平可言,多纳贡总比被两大霸主打来打去要好得多。

这个条件对晋国来说虽然可以多得一些实惠,但实质上也不公平。因为晋国的仆从国要多于楚国,而且楚国此时已被新兴的吴国缠斗得苦不堪言,其实力根本无法和晋国相比,这样平分霸权显然等于让楚国占了便宜。

如果这次主事的是赵盾,肯定不会答应。可是,赵武天性仁厚,不愿看到人们饱受刀兵之苦,一心想要和平,不要战争,便答应了这一条件,但提出齐、秦两国不在此列。因为齐国此时虽然也算是晋国的仆从国之一,但它是大国,绝对不会接受这一条件。

各方几经讨价还价,最后商定,齐作为晋的盟国,不朝贡楚国。秦作为楚的盟国,也不朝贡晋国。邾为齐的私属国,滕为宋的私属国,不参与盟会。

接下来的会盟,楚国人依然表现出蛮横和霸道。楚国令尹屈建命令楚国人在外衣里边穿上甲衣,准备随时动用武力。

楚国太宰(王室事务总管)伯州犁原来是晋国人,对此表示反对,坚决请求脱去甲衣。他说:“会合诸侯的军队,做出不被人信任的举动,恐怕不合适吧?各诸侯国希望和楚国达成互信,所以来表示信服。如果不表示出诚信,这就是丢掉了用来使诸侯信服的东西了。”

屈建却说:“晋、楚之间失去信用很久了,做对自己有利的事就是,如果能如愿,哪里还用得着有信用?”

在会盟时,楚国又要抢先歃血主盟。晋国人说:“晋国本来是诸侯的盟主,从来没有在晋国之前歃血的。”

楚国人说:“您说晋国和楚国的地位相等,如果晋国总是在前面,就是表示楚国比晋国弱。而且晋国和楚国交替主持诸侯会盟已经很久了,岂能专门由晋国主持?”

叔向对赵武说:“诸侯归服晋国的德行,不是归服他主持会盟。您致力于德行,不要去争执先后。而且诸侯会盟,小国向来就有主持结盟的,让楚国先为晋国做这种小事,不也可以吗?”

赵武听从了这一建议,于是,就让楚国先歃血,但对应提出条件,记载书写时要把晋国放在前面。

赵武息事宁人的谦和态度和有理有节的处事风格,让蛮横挑刺的楚国人最终无话可说,使这次弭兵活动得以大功告成。

 

以德服人维护和平成果

 

为了维护弭兵会盟的成果,赵武信守承诺,以德服人,此后在他主政期间,晋国未再与任何诸侯国发生摩擦。

公元前545年,楚国的令尹屈建去世,赵武特地前去吊丧,好像对待盟国的老朋友一样。

公元前543年,郑国发生内乱,郑穆公的孙子羽颉和贵族乐成先后逃亡到晋国投靠在赵武门下,请求赵武派兵干涉,赵武考虑到弭兵盟约,没有答应。

公元前542年初冬,郑国的牛人子产陪同郑简公到晋国朝贡,正遇上鲁襄公逝世,晋平公以鲁国有国丧为由,没有及时会见他们。子产就命令随行人员把晋国宾馆的围墙全部毁掉,安放自己的车马进去,并且对前来责问的晋国外交官员士文伯抱怨,晋国接待不周,宾馆的条件太差,没有一点宾至如归的感觉。

士文伯回到朝堂汇报了子产的说辞。赵武说:“他说得没错,我们实在德行有缺,用容纳奴仆的住所去接待诸侯,这是我们的罪过啊!”随即派士文伯去表示歉意,承认自己不明事理。

赵武将此事向晋平公作了汇报,晋平公也觉得不好意思。于是,立即接见郑简公,礼节特别隆重,盛宴款待并赠送丰厚的礼品。随后,晋国开始建造接待诸侯的国宾馆。

赵武还多次组织会盟,史称“再合诸侯,三合大夫”,就在他去世的那一年(公元前541年)春天,还与楚、齐、鲁、卫、宋、郑、陈、蔡、许、曹等国在虢地(东虢,在今河南郑州市北古荥镇)会盟,重温宋国会盟时达成的协议,以维护各诸侯国之间的休战状态。

这次楚国方面主持会盟的是令尹公子围,这家伙一向以狡诈凶狠著称,后来他杀掉了侄子楚王芈员(也称熊员),自立为王,史称楚灵王。“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说的就是这家伙。

晋国会盟代表团成员祁午提醒赵武说:“诸侯们都知道现在楚国的令尹不讲信用,你可得防备着点儿。上次宋国会盟,楚国的令尹屈建在诸侯间还有信用呢,可到关键时刻还耍了咱们一把,非要抢先誓盟,让咱们很没面子。这次咱们可不能再让他们抢先了,那太耻辱了!”

赵武说:“我接受您的教诲了。宋国会盟,屈建有害人之心,我有爱人之心,所以让他占了先手。然而,这次我心依旧,即便楚国又做不诚信的事,也伤害不了我。我以诚信为本,遵循它去做事,就像农夫不断耕耘,虽然会遇到灾荒,但终会获得丰收。而且我听人说‘能守信用的人不会久居人下’;《诗》说‘不欺诈不害人,很少有不成为人们榜样的’;这就是信用的价值。我难在未能做到这些程度,至于楚国,不足为患。”

公子围倒是没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他只要求搞一些祭祀用的牺牲,也就是宰杀一些纯色的牲畜摆放在祭坛上,然后宣读一下宋国会盟的旧约,把盟约放在牺牲上面就行了。

这倒是蛮省事的,赵武也不是一个在乎形式的人,同意了。

可是,麻烦事还是来了。这边正会盟呢,那边鲁国的正卿季武子率军攻打莒国,攻取了郓城。于是,莒国向盟会控告鲁国违反盟约,发动入侵战争。

楚国首先做出反应,通告晋国说:“鲁国无视会盟,悍然发动战争,请求杀掉鲁国会盟大使以示惩罚。”

赵武还没考虑明白该如何处置呢,他的助理乐王鲋一看机会来了,便派人去向叔孙豹勒索财货,说可以为叔孙豹在赵武面前求情。瞧这贪官的嘴脸,真是够难看的。

乐王鲋,号乐桓子,又名羊舌鲋、羊舌叔鱼,是晋国著名贤臣叔向的同父异母弟弟。这家伙简直就是他老哥叔向的一个反动。叔向廉洁正直,襟怀坦白,见识高远。他则见利忘义,投机取巧,贪得无厌。由于他很会阿谀奉承,深受晋平公的宠爱,成为宠臣之一。

这家伙的贪婪成性,在当时社会上是臭名远扬,在历史上也是臭名昭著。后来,他因贪赃枉法,被冤枉的当事人一方杀掉。他老哥叔向建议依据皋陶制订的法典,对他以“贪以败官为‘墨’”论罪,处以戮尸之刑。结果,他死掉了也避免不了被砍上几刀,暴尸于市。“贪墨”这个词就是打他那儿来的,也算是创造了一个史上第一。

这一次,乐王鲋索贿的价码不算太高,就要一条带子。至于是金带、玉带,还是缎带,史书没有载明。

可是,身家巨富的叔孙豹却不肯答应。他的助手不理解,劝他说:“财货就是用来保护自身的,你为什么吝惜啊?”

叔孙豹说:“我来参加会盟是为了保卫国家,我用财货免除自己的祸患,鲁国就一定会受到惩罚。我这样做是给国家带来祸患,哪里是保卫他?人所以需要墙壁,是用来抵御邪恶侵犯的。墙壁如果裂缝损坏,是谁的过错呢?想保卫他反而让他受害,我比墙壁还不如。虽然我怨恨季孙这小子,他不该在我参加会盟时攻打莒国,但是鲁国对我没有什么过错。叔孙氏出国,季孙氏守国,历来分工就是这样,我又去埋怨谁呢?然而乐王鲋这小子喜爱财货,不给他表示一下,恐怕不能算完。”

叔孙豹也够绝的,召见乐王鲋的索贿使者,当着这位的面,从裙子上撕下一块布条递给人家,嘴里还说风凉话:“这条带子有点太窄了啊!”

赵武听说这件事,对叔孙豹大加赞赏,说:“患难临头不忘国家,忠也;思虑患难不放弃职守,信也;为国家着想舍死忘生,贞也;谋划事情能做到这三者兼顾,义也。这四点俱备的人,还可以杀掉吗?”

于是,赵武亲自向楚国求情,请求楚国以霸主的胸怀予以宽恕。在他的坚决请求下,楚国答应放过了叔孙豹,也没有坚持惩罚鲁国。

赵武顾全大局,息事宁人的态度,重信义,崇礼让的行为,为这次弭兵活动长期化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此后,晋、楚之间四十余年没有发生战争,晋、齐也相安无事四十余年,而秦国休养生息长达半个多世纪。这段时间里,华夏大地的战争主要在东南一隅的楚、吴、越之间展开。各中原小国虽说加重了纳贡的负担,却大大减轻了战争带来的苦难和支出,这对于整个中原社会经济的恢复与发展起到了很大的保障和促进作用。

在那个丛林法则盛行的时代,这件事的促成绝对是一桩无量功德,也是赵武一生最大的功绩。

 

 

 

附录:史料出处,相关原文:

 

 

《左传·襄公二十五年》(前548年)

六月,郑子展、子产帅车七百乘伐陈,宵突陈城,遂入之。

…… ……

秋七月己巳,同盟于重丘,齐成故也。

赵文子为政,令薄诸侯之币而重其礼。穆叔见之,谓穆叔曰:“自今以往,兵其少弭矣!齐崔、庆新得政,将求善于诸侯。武也知楚令尹。若敬行其礼,道之以文辞,以靖诸侯,兵可以弭。”

…… ……

郑子产献捷于晋,戎服将事。

…… ……

晋人曰:“何故侵小?”

对曰:“先王之命,唯罪所在,各致其辟。且昔天子之地一圻,列国一同,自是以衰。今大国多数圻矣!若无侵小,何以至焉?”

晋人曰:“何故戎服?”

对曰:“我先君武、庄,为平、桓卿士。城濮之役,文公布命,曰:‘各复旧职!’命我文公戎服辅王,以授楚捷,不敢废王命故也。”

士庄伯不能诘,复于赵文子。文子曰:“其辞顺,犯顺不祥。”乃受之。

 

《左传·襄公二十六年》(前547年)

二月庚寅,宁喜、右宰谷伐孙氏,不克。伯国伤。宁子出舍于郊。伯国死,孙氏夜哭。国人召宁子,宁子复攻孙氏,克之。辛卯,杀子叔及大子角。书曰:“宁喜弑其君剽。”言罪之在宁氏也。孙林父以戚如晋。书曰:“入于戚以叛。”

…… ……

卫人侵戚东鄙,孙氏愬于晋,晋戍茅氏。殖绰伐茅氏,杀晋戍三百人。

…… ……

六月,公会晋赵武、宋向戌、郑良霄、曹人于澶渊以讨卫,疆戚田。取卫西鄙懿氏六十以与孙氏。

…… ……

卫侯如晋,晋人执而囚之于士弱氏。

…… ……

秋七月,齐侯、郑伯为卫侯故,如晋,晋侯兼享之。

…… ……

国子赋《辔之柔矣》,子展赋《将仲子兮》,晋侯乃许归卫侯。

…… ……

卫人归卫姬于晋,乃释卫侯。君子是以知平公之失政也。

…… ……

齐人城郏之岁,其夏,齐乌余以廪丘奔晋,袭卫羊角,取之;遂袭我高鱼。有大雨,自其窦入,介于其库,以登其城,克而取之。又取邑于宋。于是范宣子卒,诸侯弗能治也,及赵文子为政,乃卒治之。文子言于晋侯曰:“晋为盟主。诸侯或相侵也,则讨而使归其地。今乌余之邑,皆讨类也,而贪之,是无以为盟主也。请归之!”公曰:“诺。孰可使也?”对曰:“胥梁带能无用师。”晋侯使往。

 

《左传·襄公二十七年》(前546年)

二十七年春,胥梁带使诸丧邑者具具车徒以受地,必周。使乌余车徒以受封,乌余以众出。使诸侯伪效乌余之封者,而遂执之,尽获之。皆取其邑而归诸侯,诸侯是以睦于晋。

…… ……

宋向戌善于赵文子,又善于令尹子木,欲弭诸侯之兵以为名。如晋,告赵孟。赵孟谋于诸大夫,韩宣子曰:“兵,民之残也,财用之蠹,小国之大灾也。将或弭之,虽曰不可,必将许之。弗许,楚将许之,以召诸侯,则我失为盟主矣。”

晋人许之。如楚,楚亦许之。如齐,齐人难之。陈文子曰:“晋、楚许之,我焉得已。且人曰弭兵,而我弗许,则固携吾民矣!将焉用之?”齐人许之。告于秦,秦亦许之。皆告于小国,为会于宋。

…… ……

五月甲辰,晋赵武至于宋。丙午,郑良霄至。六月丁未朔,宋人享赵文子,叔向为介。司马置折俎,礼也。仲尼使举是礼也,以为多文辞。戊申,叔孙豹、齐庆封、陈须无、卫石恶至。甲寅,晋荀盈从赵武至。丙辰,邾悼公至。壬戌,楚公子黑肱先至,成言于晋。丁卯,宋向戌如陈,从子木成言于楚。戊辰,滕成公至。子木谓向戌:“请晋、楚之从交相见也。”庚午,向戌复于赵孟。赵孟曰:“晋、楚、齐、秦,匹也。晋之不能于齐,犹楚之不能于秦也。楚君若能使秦君辱于敝邑,寡君敢不固请于齐?”壬申,左师复言于子木。子木使驲谒诸王,王曰:“释齐、秦,他国请相见也。”

…… ……

秋七月戊寅,左师至。是夜也,赵孟及子皙盟,以齐言。庚辰,子木至自陈。陈孔奂、蔡公孙归生至。曹、许之大夫皆至。以藩为军,晋、楚各处其偏。伯夙谓赵孟曰:“楚氛甚恶,惧难。”赵孟曰:“吾左还,入于宋,若我何?”

辛巳,将盟于宋西门之外,楚人衷甲。伯州犁曰:“合诸侯之师,以为不信,无乃不可乎?夫诸侯望信于楚,是以来服。若不信,是弃其所以服诸侯也。”固请释甲。子木曰:“晋、楚无信久矣,事利而已。苟得志焉,焉用有信?”大宰退,告人曰:“令尹将死矣,不及三年。求逞志而弃信,志将逞乎?志以发言,言以出信,信以立志,参以定之。信亡,何以及三?”

…… ……

晋、楚争先。晋人曰:“晋固为诸侯盟主,未有先晋者也。”楚人曰:“子言晋、楚匹也,若晋常先,是楚弱也。且晋、楚狎主诸侯之盟也久矣!岂专在晋?”

叔向谓赵孟曰:“诸侯归晋之德只,非归其尸盟也。子务德,无争先!且诸侯盟,小国固必有尸盟者。楚为晋细,不亦可乎?”乃先楚人。书先晋,晋有信也。

 

《左传·襄公二十八年》(前545年)

楚屈建卒。赵文子丧之如同盟,礼也。

 

《左传·襄公三十一年》(前542年)

公薨之月,子产相郑伯以如晋,晋侯以我丧故,未之见也。子产使尽坏其馆之垣而纳车马焉。

…… ……

文伯复命,赵文子曰:“信!我实不德,而以隶人之垣以赢诸侯,是吾罪也。”使士文伯谢不敏焉。晋侯见郑伯,有加礼,厚其宴好而归之。乃筑诸侯之馆。

 

《左传·昭公元年》(前541年)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叔孙豹会晋赵武、楚公子围、齐国弱、宋向戌、卫齐恶、陈公子招、蔡公孙归生、郑罕虎、许人、曹人于虢。

…… ……

祁午谓赵文子曰:“宋之盟,楚人得志于晋。今令尹之不信,诸侯之所闻也。子弗戒,惧又如宋。子木之信称于诸侯,犹诈晋而驾焉,况不信之尤者乎?楚重得志于晋,晋之耻也。子相晋国以为盟主,于今七年矣!再合诸侯,三合大夫,服齐、狄,宁东夏,平秦乱,城淳于,师徒不顿,国家不罢,民无谤讟,诸侯无怨,天无大灾,子之力也。有令名矣,而终之以耻,午也是惧。吾子其不可以不戒!”

文子曰:“武受赐矣!然宋之盟,子木有祸人之心,武有仁人之心,是楚所以驾于晋也。今武犹是心也,楚又行僣,非所害也。武将信以为本,循而行之。譬如农夫,是穮是蓘,虽有饥馑,必有丰年。且吾闻之:‘能信不为人下。’吾未能也。《诗》曰:‘不僣不贼,鲜不为则。’信也。能为人则者,不为人下矣。吾不能是难,楚不为患。”

楚令尹围请用牲,读旧书,加于牲上而已。晋人许之。

…… ……

三月甲辰,盟。楚公子围设服离卫。

…… ……

季武子伐莒,取郓,莒人告于会。楚告于晋曰:“寻盟未退,而鲁伐莒,渎齐盟,请戮其使。”

乐桓子相赵文子,欲求货于叔孙而为之请,使请带焉,弗与。梁其踁曰:“货以藩身,子何爱焉?”叔孙曰:“诸侯之会,卫社稷也。我以货免,鲁必受师。是祸之也,何卫之为?人之有墙,以蔽恶也。墙之隙坏,谁之咎也?卫而恶之,吾又甚焉。虽怨季孙,鲁国何罪?叔出季处,有自来矣,吾又谁怨?然鲋也贿,弗与,不已。”召使者,裂裳帛而与之,曰:“带其褊矣。”

赵孟闻之,曰:“临患不忘国,忠也。思难不越官,信也;图国忘死,贞也;谋主三者,义也。有是四者,又可戮乎?”

…… ……

固请诸楚,楚人许之,乃免叔孙。

…… ……

十二月,晋既烝,赵孟适南阳,将会孟子余。甲辰朔,烝于温。庚戌,卒。

  评论这张
 
阅读(1416)|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