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括原创中心

纸上谈兵,自由自在。面向世界,我发我声。

 
 
 

日志

 
 
关于我

赵括 自由作家 编剧 文史研究者。 出版作品有:悬疑侦探小说《红魔手》、《绿牙齿》。合著出版有:《青年人格魅力修炼42条》、《人生预测数码》等。编剧作品有:电视连续剧《乐酷小子》、电影剧本《兄弟》等。主编作品有:《当代华人书画名家名作大典》等。曾从业媒体、开过专栏、发表作品数百万字。电子邮箱:008zhaokuo@163.com QQ:545205228

网易考拉推荐
 
 

重耳为什么娶了自己侄媳妇  

2009-11-02 23:22:51|  分类: 春秋战国中的赵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左传》记载(相关原文附后),公元前656年,也就是晋献公二十一年十二月,由于骊姬的阴谋陷害,太子申生被迫在驻地曲沃新城自杀。转过年,晋献公这个老昏蛋又受骊姬的怂恿派兵来蒲城杀公子重耳,重耳只好出国流亡。狐偃(舅犯)、赵衰、魏犨(魏武子)、胥臣(司空季子)、颠颉等一批晋国少壮精英随同他一起上路,这一行人一走就是十九年。

在流亡岁月中,重耳的谋主无疑是他舅舅狐偃,第二倚重的智囊就得说是赵衰。

狐偃多谋善断,为人很强势,在这个团队里属于说一不二的主儿。

刚一出逃时,重耳考虑是投奔齐国还是楚国,想算一卦。狐偃当即说,不用算,这两个国家离晋国太远,万一国内有什么变化,我们知道得晚,急忙也赶不回来。再说,这两个都是大国,根本不可能拿我们当根葱。依我看,咱们就去狄国好了,这地方近,而且和咱们国家没有外交关系,骊姬想害咱们也引渡不了。

在逃亡途中,赵衰负责掌管伙食。有一次,他与重耳走散了,虽然自己饿得要晕,但还是忍着一口都没吃。

狄国又称翟国,是当时中原民族对北方少数民族的统称。狄国由很多部族组成,相互并不同属,较大的部族有赤狄﹑白狄﹑长狄。

重耳一行去的这个狄国属于白狄,位于今天陕西境内,西邻秦国,东邻重耳原来的封地蒲城。

重耳到了白狄国不久,白狄攻打赤狄一个叫廧咎如的部族,俘获了君长的两个女儿叔隗和季隗,并把她们送给了公子重耳。赤狄一般都姓隗,严格地说那不是姓,只能是氏。叔隗也就是他们部族的三格格,季隗是四格格。

重耳娶了季隗,生下伯俦和叔刘。他把叔隗给了赵衰做妻子,生下赵盾。这样,两人成了连襟。

过了五年,即公元前651年,晋献公薨了,也就是死翘翘了。

那年月规矩多,都是人类,却因为地位不同,去世的叫法也不同。天子死掉叫崩——天崩地裂,其实哪有那么严重;诸侯就叫薨——像蝗虫一样升空了;大夫叫卒——人间毕业了;士人叫不禄——吃不了皇粮了;老百姓才叫死。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晋献公一死,骊姬这个坏女人顿时失去了靠山。原太子申生的党羽执政大臣里克发动政变杀掉了骊姬、奚齐和骊姬妹妹和晋献公所生的公子卓子,以及辅佐这小哥俩的执政大臣荀息,然后派人去迎接重耳回国即位。

重耳听从了狐偃、赵衰等人的建议,觉得时机不成熟,担心回国后有落入里克等政治强人圈套的危险,就拒绝了。其实,他们多虑了。

里克等人见重耳不肯回来,就转而迎立夷吾即位,于是,夷吾捡了个便宜,当上了晋惠公。

此后过了七年,这位晋惠公觉得重耳是个潜在的威胁,派人进入狄国想干掉他。重耳见事不妙,带着赵衰一行跑到齐国避难。齐桓公把女儿嫁给了重耳,还给了他八十匹马。重耳对这种生活很满足,一直呆了五年。重耳的妻子姜氏觉得这家伙太没出息了,和狐偃等人合谋把重耳灌醉,然后把他带出了齐国。

经过一年多坎坷的周游列国生涯后,重耳一行到了楚国,机会终于来了。

夷吾的儿子太子圉本来在秦国做人质,秦穆公待他不错,还把女儿怀嬴嫁给了他。可是,这位爷怕呆在秦国做养老女婿,影响他的政治前途,逃回晋国去了,把怀嬴丢在娘家不闻不问。

老丈人秦穆公很恼火,想给太子圉一点颜色看,便派人把重耳请到秦国。若说这秦穆公真够绝的,一下子送了五个女子给重耳作姬妾,其中就包括怀嬴。你说这不是存心给晋怀公戴绿帽子,让女儿重婚,让重耳乱伦嘛!更搞笑的是他也没跟重耳说明其中有他的女儿,重耳的侄媳妇。

关于此事,《左传》、《国语》、《史记》均有记载,其中以《国语·晋语》记载的最为生动翔实。

重耳不知道怀赢是谁,也没客气,就拿怀赢当“媵”,即陪嫁丫头使唤,让她端水伺候自己洗漱,完事一挥手,要怀赢出去。

怀赢不乐意了,生气地说:“我是秦国的公主,你不过是晋国的公子,秦、晋两国不相上下,你凭什么轻视我?”说完,气呼呼地扬长而去。

重耳得知自己搞错了对象,吓坏了,担心怀赢向她老爸告状,自己要麻烦,便将公子的行头脱下来,换上一身下等人的衣着,等着去坐牢。

秦穆公听女儿告状之后,找到重耳解释说:“我送给你的这些女子中间,怀嬴是最有才能的。以前子圉在秦国作人质时,她嫁过子圉了。本来我想让她和你正式成婚的,但恐怕这样做会落下不好的名声。除了这一点,没有其他原因。我不敢用正式的婚礼把她嫁给你,却又把她和那几个女子一起送给你,也是因为喜欢她,想让她有一个好的归宿。没想到,让公子为此受委屈了,这是我的过错。下一步,我这个女儿如何处置,完全听从你的意见。”

重耳对娶自己侄媳妇有点心理障碍,想辞掉这门不尴不尬的亲事,又有点舍不得,便征求身边人的意见。

司空季子首先从伦理学的角度,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地阐释了一通,结论是娶侄媳妇也没什么不合适的,让重耳放下包袱。

重耳还是有些犹豫,又问狐偃该不该娶,狐偃以他一贯不容置疑的口气说:“这小子的国家我们都要抢回来,何况他媳妇?你就听从秦国的安排好了。”

重耳还是有点犹豫,再去问赵衰,赵衰从政治的角度出发,分析说:“想让别人爱自己,首先自己要懂得爱别人;想让别人听从自己,首先自己要懂得听从别人。你想借助秦国的实力回国当老大,不先对人家表示表示是不可以的。我们怎么表示?拿什么表示?眼下这事就是一个最好的契机。你听从秦穆公的安排,把他的女儿娶过来,好好地疼爱,让她为咱们说话,咱们的目的就很容易达到。这种不花什么代价就能得到利益的好事,咱们就怕人家不愿意,你还有什么好疑虑的?”

赵衰这番话说到了点子上,重耳立刻答应了这门亲事,并且亲自上门迎娶怀嬴,而后百般恩爱,把怀嬴哄得团团转。

过了几个月,晋惠公夷吾死了,太子圉即位,是为晋怀公。

这时,秦穆公、怀嬴父女对重耳的考察也满意的结束了,晋国内部的形势也变得有利了,秦穆公便派出重兵护送重耳回到了晋国。

这桩政治婚姻为重耳取得了极大的回报。

 

(春秋战国中的赵氏——从晋国卿族到赵国王室之四)

 

 

附录:史料出处,相关原文:

 

 

 

《左传·僖公四年》(前656年):

初,晋献公欲以骊姬为夫人,卜之,不吉;筮之,吉。公曰:“从筮。”卜人曰:“筮短龟长,不如从长。且其繇曰:‘专之渝,攘公之羭。一薰一莸,十年尚犹有臭。’必不可。”弗听,立之。生奚齐,其娣生卓子。

及将立奚齐,既与中大夫成谋,姬谓大子曰:“君梦齐姜,必速祭之。”大子祭于曲沃,归胙于公。公田,姬置诸宫六日。公至,毒而献之。公祭之地,地坟。与犬,犬毙。与小臣,小臣亦毙。姬泣曰:“贼由大子。”大子奔新城。

公杀其傅杜原款。或谓大子:“子辞,君必辩焉。”大子曰:“君非姬氏,居不安,食不饱。我辞,姬必有罪。君老矣,吾又不乐。”曰:“子其行乎!”大子曰:“君实不察其罪,被此名也以出,人谁纳我?”

十二月戊申,缢于新城。姬遂谮二公子曰:“皆知之。”重耳奔蒲。夷吾奔屈。

 

《左传·僖公五年》(前655年):

初,晋侯使士蒍为二公子筑蒲与屈,不慎,置薪焉。夷吾诉之。公使让之。

士蒍稽首而对曰:“臣闻之,无丧而戚,忧必仇焉。无戎而城,仇必保焉。寇仇之保,又何慎焉!守官废命不敬,固仇之保不忠,失忠与敬,何以事君?《诗》云:‘怀德惟宁,宗子惟城。’君其修德而固宗子,何城如之?三年将寻师焉,焉用慎?”退而赋曰:“狐裘尨茸,一国三公,吾谁适从?”及难,公使寺人披伐蒲。重耳曰:“君父之命不校。”乃徇曰:“校者吾仇也。”逾垣而走。披斩其祛,遂出奔翟。

 

《左传·僖公二十三年》(前637年):

晋公子重耳之及于难也,晋人伐诸蒲城。蒲城人欲战。重耳不可,曰:“保君父之命而享其生禄,于是乎得人。有人而校,罪莫大焉。吾其奔也。”遂奔狄。从者狐偃、赵衰、颠颉、魏武子、司空季子。狄人伐廧咎如,获其二女:叔隗、季隗,纳诸公子。公子取季隗,生伯儵、叔刘,以叔隗妻赵衰,生盾。将适齐,谓季隗曰:“待我二十五年,不来而后嫁。”对曰:“我二十五年矣,又如是而嫁,则就木焉。请待子。”处狄十二年而行。

过卫。卫文公不礼焉。出于五鹿,乞食于野人,野人与之块,公子怒,欲鞭之。子犯曰:“天赐也。”稽首,受而载之。

及齐,齐桓公妻之,有马二十乘,公子安之。从者以为不可。将行,谋于桑下。蚕妾在其上,以告姜氏。姜氏杀之,而谓公子曰:“子有四方之志,其闻之者吾杀之矣。”公子曰:“无之。”姜曰:’行也。怀与安,实败名。”公子不可。姜与子犯谋,醉而遣之。醒,以戈逐子犯。及曹,曹共公闻其骈胁,欲观其裸。浴,薄而观之。僖负羁之妻曰:“吾观晋公子之从者,皆足以相国。若以相,夫子必反其国。反其国,必得志于诸侯。得志于诸侯而诛无礼,曹其首也。子盍蚤自贰焉。”乃馈盘飧,置璧焉。公子受飧反璧。

及宋,宋襄公赠之以马二十乘。

及郑,郑文公亦不礼焉。叔詹谏曰:“臣闻天之所启,人弗及也。晋公子有三焉,天其或者将建诸,君其礼焉。男女同姓,其生不蕃。晋公子,姬出也,而至于今,一也。离外之患,而天不靖晋国,殆将启之,二也。有三士足以上人而从之,三也。晋、郑同侪,其过子弟,固将礼焉,况天之所启乎?”弗听。

及楚,楚之飨之,曰:“公子若反晋国,则何以报不谷?”对曰:“子女玉帛则君有之,羽毛齿革则君地生焉。其波及晋国者,君之余也,其何以报君?”曰:“虽然,何以报我?”对曰:“若以君之灵,得反晋国,晋、楚治兵,遇于中原,其辟君三舍。若不获命,其左执鞭弭、右属櫜鞬,以与君周旋。”子玉请杀之。楚子曰:“晋公子广而俭,文而有礼。其从者肃而宽,忠而能力。晋侯无亲,外内恶之。吾闻姬姓,唐叔之后,其后衰者也,其将由晋公子乎。天将兴之,谁能废之。违天必有大咎。”

乃送诸秦。秦伯纳女五人,怀嬴与焉。奉匜沃盥,既而挥之。怒曰:“秦、晋匹也,何以卑我!”公子惧,降服而囚。他日,公享之。子犯曰:“吾不如衰之文也。请使衰从。公子赋《河水》,公赋《六月》。赵衰曰:“重耳拜赐。”公子降,拜,稽首,公降一级而辞焉。

衰曰:“君称所以佐天子者命重耳,重耳敢不拜。”

 

《左传·僖公二十四年》(前636年):

二十四年春,王正月,秦伯纳之,不书,不告入也。

及河,子犯以璧授公子,曰:“臣负羁绁从君巡于天下,臣之罪甚多矣。臣犹知之,而况君乎?请由此亡。”公子曰:“所不与舅氏同心者,有如白水。”投其璧于河。济河,围令狐,入桑泉,取臼衰。

二月甲午,晋师军于庐柳。秦伯使公子絷如晋师,师退,军于郇。

辛丑,狐偃及秦、晋之大夫盟于郇。

壬寅,公子入于晋师。

丙午,入于曲沃。

丁未,朝于武宫。

戊申,使杀怀公于高梁。不书,亦不告也。

吕、郤畏逼,将焚公宫而弑晋侯。寺人披请见,公使让之,且辞焉,曰:“蒲城之役,君命一宿,女即至。其后余从狄君以田渭滨,女为惠公来求杀余,命女三宿,女中宿至。虽有君命,何其速也。夫祛犹在,女其行乎。”对曰:“臣谓君之入也,其知之矣。若犹未也,又将及难。君命无二,古之制也。除君之恶,唯力是视。蒲人、狄人,余何有焉。今君即位,其无蒲、狄乎?齐桓公置射钩而使管仲相,君若易之,何辱命焉?行者甚众,岂唯刑臣。”公见之,以难告。

三月,晋侯潜会秦伯于王城。己丑晦,公宫火,瑕甥、郤芮不获公,乃如河上,秦伯诱而杀之。晋侯逆夫人嬴氏以归。秦伯送卫于晋三千人,实纪纲之仆。

 

《国语·晋语》:

秦伯召公子于楚,楚子厚币以送公子于秦。

秦伯归女五人,怀嬴与焉。公子使奉匜沃盥,既而挥之。嬴怒曰:“秦、晋匹也,何以卑我?”公子惧,降服囚命。秦伯见公子曰:“寡人之适,此为才。子圉之辱,备嫔嫱焉,欲以成婚,而惧离其恶名。非此,则无故。不敢以礼致之,欢之故也。公子有辱,寡人之罪也。唯命是听。”

公子欲辞,司空季子曰:“同姓为兄弟。黄帝之子二十五人,其同姓者二人而已;唯青阳与夷鼓皆为己姓。青阳,方雷氏之甥也。夷鼓,彤鱼氏之甥也。其同生而异姓者,四母之子别为十二姓。凡黄帝之子,二十五宗,其得姓者十四人为十二姓。姬、酉、祁、己、滕、箴、任、荀、僖、姞、儇、依是也。唯青阳与苍林氏同于黄帝,故皆为姬姓。同德之难也如是。昔少典娶于有蟜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二帝用师以相济也,异德之故也。异姓则异德,异德则异类。异类虽近,男女相及,以生民也。同姓则同德,同德则同心,同心则同志。同志虽远,男女不相及,畏黩敬也。黩则生怨,怨乱毓灾,灾毓灭姓。是故娶妻避其同姓,畏乱灾也。故异德合姓,同德合义。义以导利,利以阜姓。姓利相更,成而不迁,乃能摄固,保其土房。今子于子圉,道路之人也,取其所弃,以济大事,不亦可乎?”

公子谓子犯曰:“何如?”对曰:“将夺其国,何有于妻,唯秦所命从也。”

谓子馀曰:“何如?”对曰:“《礼志》有之曰:‘将有请于人,必先有入焉。欲人之爱己也,必先爱人。欲人之从己也,必先从人。无德于人,而求用于人,罪也。’今将婚媾以从秦,受好以爱之,听从以德之,惧其未可也,又何疑焉?”

乃归女而纳币,且逆之。 

  评论这张
 
阅读(133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